【尊礼】暧昧

那是周防刚学会抽烟时候的事了。
他还不能驾驭自己胸中的野兽,只能把多余的力量寄托在尼古丁的燃烧之间。
他依稀记得那是个下雪的夜晚,晚自习不知道为什么下得比平时晚。——他本是不上晚自习的,但是宗像上,犹豫了会儿周防还是打算留下来。
他每天都坐在最后排睡觉,下课了再绕路陪宗像一起回家。

那些日子太模糊,周防不怎么去回忆,即便偶尔想起也像是默片般安静得令人不快。而那时候的宗像在他记忆里也是模糊的、沉默的,他仿佛喋喋不休,可除了翕动的嘴唇外,周防又什么都听不到。

灰色的冬天。

可就这一个夜晚是这么深刻,虽然周防仍旧不记得宗像到底说了什么。

记忆里那晚他和宗像并排走在回去的路上,除了踏在雪上的脚步声,天地间一丝声响都...

2018-06-03

【贺红】想起

*内含学院贺红
*ooc归我 人物归old先
*老年人复健勿喷
*感谢捉虫

-

贺天最近频繁地做梦,频繁地梦见那个人。

若不是因为这些在睡梦中乍现的碎片,贺天几乎就要相信自己已经彻底忘了他。

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模糊得像隔着一层磨砂玻璃。只是玻璃背后斑驳晃动的人影,即使再不清晰,也依然与贺天的心脏发生着微妙的共振,牵动着他血脉的跳动。

-

那家伙叫莫关山,是贺天高中时的同桌。
贺天注意起他是刚开学的时候,那人一脸生人勿近的模样坐在自己身边,理都不理他一下。

真正开始有交流是将近一个月后的放学,贺天看见莫关山被一群混混堵在校外的小巷子里,狼狈地被人按在地上。
贺天走过小巷,瞥了一眼,对上了莫关山在对方手下挣扎的、倔强的...

2018-02-16

骗更

放学的时候莫关山晃晃荡荡走下楼,刚好碰见了打完篮球上来的贺天。
他们在楼梯的转角处四目相对,莫关山的眼睛里贺天站在晚霞的映衬下,而贺天的眼眸里莫关山也被包裹在温柔的暮色之中。

莫关山定在原地不知所措,贺天先他一步动起来。伸手把人揽进怀里,去吻他的嘴角。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快到莫关山的记忆里就只剩下他柔软的嘴唇结实的胸膛和滚烫的体温。
还有那句“明天见。”

莫关山讨厌恋爱。
让他小鹿乱撞。

2017-10-04

“然后周防想到,既然爱情只栖身于花朵盛开芬芳四起的灵魂里,那他现在的感情又是什么?还是说这是他灵魂的样子? 这么想的话,他更加愿意相信自己的爱情里有恶劣可耻的动机。” ​​​

2017-09-23

【贺红】Trash

*拳手贺天以及被贺天培养成小拳手的莫关山
*人物属于old先 ooc全都属于我
*感谢捉虫
*不讨论三观


-

“你说莫关山要回来?“
贺天停下了击打沙袋的手,将目光转向了靠在门边的男子。
“啊没错~”见一好整以暇地望着贺天,半长的金发垂在耳侧,“上头说是因为战绩太优秀了,决定把他调回到这里来,应该会有更大的市场呢。”
“而且有很多人也想看看他和你打一场吧~”

见一这话说得别有用意,坏笑地看着男人摘下拳套的手顿了顿,然后背过身去脱掉了汗湿的上衣,不再看他。逐客的意思显而易见。

“哼。”
猛灌了一口水,贺天把剩下的全都浇在了自己头上。用毛巾胡乱地擦了擦便重重地坐在了长椅上。

莫关山…吗。

这么一算的话,遇到莫关山那...

2017-09-17

【贺红】Dying to hold you

*摄影师x模特 一本正经的摄影师,不是色情摄影师好吧!

*车

*设定是贺天比莫关山要大一些,莫关山2021左右,贺天28-30之间吧。

*ooc bug 不谈人生

*我好不容易开了个车 你们不夸夸我吗?

走微博:Dying to hold you


想要评论呜

2017-09-02

Legend.

*夹带大量私货的小短打

宗像彻夜难眠,身后紧贴着自己的胸膛温热,从那结实的肌肉下传来有力安稳的心跳,一下下,低沉如鼓点。而正是这心跳的主人,让他焦躁不安。
明天就要开始自东征以来的不知道第几次战斗,然而这次的敌人不再是小城市的散兵,这次是真真正正地与帝国军的正面交锋。而他对胜利并无把握,敌方十万大军,我方只有三万。悬殊的实力让宗像担忧。

可周防似乎一点都不在乎。

宗像知道,这正是他们的不同所在。
自己很小就被送进王宫,与王子一同学习训练,注定将来要成为他的战士。宗像心中的王子应该睿智勤奋,应该能够独树一帜,应该凌驾一切。
可周防完全不是这样子,他只有在训练的时候格外兴奋,在课堂上就很倦怠,总是偷跑出去玩。...

2017-08-30

【尊礼】很久以后

*请看我的即兴表演
*ooc bug有

-

那一夜我推开窗,迎来了风和奇迹啊 ——《未来都市no.6》

周防去世的第五年,某个下着雨的夜晚。
宗像正准备上床睡觉,突然听见了玻璃窗那边轻微的抓挠声。他重新点燃了蜡烛上前去查看,发现一只受伤的小猫。
猫咪拖着受伤的后腿趴在他的窗边,漆黑的毛被雨水淋湿一撮一撮打成了结。一双猫眼紧盯着宗像,像两粒黄金扣。
宗像伸手去碰它,猫咪也没有躲开,只是伸舌头舔了舔他的指尖。

风很大,卷着雨水往房间里吹,宗像的睡袍已经湿了一大片。
他完全没必要去管那只猫,与他何干?他若是就此关上窗户,那只猫一定会离开。留下来无非是个麻烦。
但宗像还是把猫抱进了房间,小家伙一定很冷,碰到宗像睡袍柔软温...

2017-08-14

【贺红】bad romance

*前篇走:   I hate

*贺天视角

*放飞自我,夹带私货,ooc

*名字跟歌没关系,纯粹是因为写的时候在听x


-


贺天很久以前就见过莫关山,有两次,第一次大概是六岁的时候。自己跟着父母去莫关山家,两个小孩子理所当然地被强行拉到一起,说是要叫哥哥带着弟弟。 
贺天早熟,虽然只有六岁,心里也觉得自己是个大人,再加上本来就不喜欢小毛头。对当时只有三岁的莫关山嫌弃得不得了。他尽量离得远远的,看自己的书,可是那孩子还是会抱着自己毛茸茸的玩具兔子眨巴着眼睛跑过来,把兔子往他书上一放,两只小手撑着他的腿,尽力让自己可以离贺天近一点。 ...

2017-08-13

【贺红】I hate

*前篇《烟》的后续,传送:

*莫关山的暗恋


-


爱情的野心使人备受痛苦,希望与狮子匹配的驯鹿,必须为爱而死。——莎士比亚《终成眷属》


-


莫关山陷入了单恋。

他无可救药,上瘾于情,上瘾于那个男人的一切。头发、眼睛、鼻子、嘴唇、喉结……还有他指尖的烟。莫关山时常半是羞怯半是激动地偷看贺天的指尖。骨感的手指微微施力将细长的烟困于狭间,而那根卷烟里裹着的又不只是烟草,还有男人胸口衣袋布料的柔软、他爱用的洗衣粉的香味、他身上温柔的气息与有力的心跳。它们一起被火焰灼烧,提炼出一种更为迷人的香气,比尼古丁更为致命。

莫关山羞愧,却又享受着每一次这样的瞬间,他能感觉到呼进身体...

2017-08-10
1 / 16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