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关于那些未曾说出口的——

*贺天视角 real深情

*bgm:ok

*这个一定要点开。

-


贺天的喜欢从来都有两种含义。

对他来说,口中说出充满爱意的话语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只要他愿意,他可以为你重复千万遍。真实得仿佛不带半分虚情假意。 
还有一种,是他藏在心里的声音。 
他到此为止的人生,只有两个人能让他开口。 
 
第一个人关于他的过去,他黑色的过去。 
 
他本不在这里念书,是因为在原先的学校出了点事才会到这里。 
那时候他和班里的一个女生是情侣。确实是贺天动了真心的一段恋情。对方并不能说是个乖女孩,抽烟喝酒纹身什么都玩。 
贺天记得自己与那个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但也只有开心。 
贺天把这个姑娘认定为自己初恋,但有时他又觉得那样的感情缺少某种东西。 
对方只是帮他打开了密道的入口,并没有领着他找到里面的宝藏。 
 
之后事实证明,她也并没有把这段感情放在眼里。贺天亲眼目睹了那个女孩在学校后面的小巷子里与他们经常去的那家酒吧的老板接吻。忘我得连他站在巷口都没发现。 
 
贺天怒不可遏地冲上去把那男人打到断了三根肋骨重伤住院。 
那一瞬间他确实是愤怒,无法忍耐的愤怒,他以为自己一定是因看到别人吻自己的恋人而怒。 
 
后来他发现不是的。 
事实上它们差太多了。 
 
打架伤人事件在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无奈之下贺天父亲把他转到这儿读书。 
这才让贺天遇到了莫关山。 
 
这是第二个人。 
 
贺天早就不知道自己缘何喜欢上莫关山,反正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无可救药了。 
 
第一次见莫关山只觉得他有趣。贺天在篮球赛中场休息的时候看见远远地坐在一边的莫关山,那人看着自己的眼神不甚嫌弃。咬牙切齿般地猛灌了口水扭头就走。 
 
贺天还以为他是要做阿谀奉承的绿茶婊中那一朵看自己不顺眼的白莲花,好吸引他的注意。 
 
靠近了莫关山他才知道,原来这人对谁都这样。 
贺天从小都是众人围绕的中心,所以不清楚永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莫关山到底会有什么感觉。 
 
他拒绝承认自己在某些方面是个愚不可耐的人,连他自己都自诩情圣。 
只可惜,对于莫关山来说贺天还真配不上“情圣”一词。接近莫关山有千万种方法,他偏偏选了最别扭的一种。 
刚巧莫关山也是个单纯的人,读不懂贺天藏在深深处的表白。 
 
贺天还记得他们第一次接吻呢,那可真是糟糕透顶的吻。莫关山可能到现在还觉得贺天是为了捉弄自己。 
但真的不是这样,贺天想要辩解,却又不愿意告诉他事实。 
 
贺天在那一次之前就已经想吻莫关山很久了。莫关山的唇形十分漂亮,线条流畅,红得也恰到好处,而那双嘴唇,在贺天看来,就像嵌在奶油里的草莓。 
莫关山本人一定不知道自己佯装凶恶地朝贺天瞪着眼,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惊慌失措地开口骂人的样子有多可爱。 
 
他一直认为自己自制力不错。有可能是因为那天阳光太烈,蝉鸣太吵,扯断了贺天的理智,让他想也不想吻上了那双梦寐以求的唇。 
 
太自私了。 
贺天完全沉浸在那柔软的触感里,比他曾尝过的最绵软的甜点还要细腻,像裹着初阳热度的晨露,包含了一整个夏天的记忆。 
直到莫关山红着眼睛把他推开贺天才意识到自己吓到了这只稚嫩的小鹿。 
 
起初他以为莫关山是气得眼红,数秒后他才看清那双珊瑚珠一样的眼眸里全是泪水。莫关山是有在尽力忍耐,可它们却满含眼眸主人的委屈脱控地不停往下流。 
 
是证据。 
贺天愚蠢的证据。 
 
他局促不安佯装镇定地站在原地,想要伸手抹掉莫关山的眼泪,可对方却在他有所动作前跑开了。 
 
哪怕是那样落荒而逃的样子在贺天看来也很可爱。 
 
那天下午贺天偷偷跟着莫关山到了他家楼下。 
贺天多次把莫关山带回家,却没有一次到莫关山家里来过。他一直知道莫关山家境不好但也没想到会住在这么老旧的小区里。 
 
贺天一直站在路灯的阴影中望进莫关山家里。他在看着里面的莫关山和母亲在一起时放松的笑容,那才是他想要的莫关山的样子。 
 
贺天在哪里站了好久,保持着同一个动作仰望着上面的窗口。 
他的鹿,他的爱情。 
 
他在那里意识到了那个女孩子与莫关山在他心里到底有什么差别。前者是佩戴在胸口招摇过市的钻石胸针,而后者他放在丝绒盒子里白月光般的珍珠。 
贺天第一次开始害怕自己的行为会不会留下无可挽回的后果。 
 
还好没有。 
莫关山没有躲开他。 
 
贺天不知道自己表白时说的那句喜欢莫关山信不信。 
他本可以信口编出很多漂亮的情话,可他对着莫关山那有几分嫌弃抵抗的眼神,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喜欢你。” 
不是多年前他和另一个人说过的“做我的女朋友怎样”,不是那样的玩世不恭,不是那样的草率。 
只有这么短的几个字,短得像稍纵即逝的夏天,却是贺天能向任何人保证的,最真诚的东西。 
 
也有很多人向贺天表过白,他们要从他这里得到很多东西。他的情话,他的长相,他不知虚情假意的温柔。可这一次——贺天不确定莫关山能不能感觉到——是他捧出真心想要做的交换,换莫关山的情有独钟。 
他看见自己的男孩儿迅速地红了脸,两抹绯红飘在脸颊上像被落霞涂抹的云彩,就连瞳仁的颜色也红了几分。 
 
莫关山久久地没有说话,直到贺天等不下去了再追问他愿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他几乎是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这是上天给他的礼物。 
贺天此前的人生并说不上多么幸福,他有钱,以及如影随形孤独与阴郁;他有全世界最闪耀的钻石,缀满他黑色的长袍,他们的重量拖住贺天的步伐,在月光下折射出的光芒灼伤他的眼睛,让他狂躁暴戾却被困在雾气里难以向前,迈不开脚步。 
如今有人来救他,那人是拂过脸颊的羽毛,是驱散阴霾的春天,是黑色湖水上的荷花,是他地狱里的贝娅特丽齐。 
是终将淤积在贺天心口的血。 
 
贺天不知道这条路会有多长,而他们又能走多久。 
但只要此刻的莫关山—— 
 
贺天掐灭了烟头,走进房间里,里面开着冷气,莫关山已经卷着被子在床上睡着了。贺天掀开充满了沐浴乳清香以及莫关山身上特有的味道的被窝,长臂一捞把人揽进怀里,吻了吻他的额头。 
 
——他的情人,他的小鹿,他的朱砂痣与白月光,他黑夜的阳光,他长流的爱情。 
 
——在他身边就够了。 








*奶我一口评论啊啊(。)


评论 ( 38 )
热度 ( 282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