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bad romance

*前篇走:   I hate

*贺天视角

*放飞自我,夹带私货,ooc

*名字跟歌没关系,纯粹是因为写的时候在听x


-


贺天很久以前就见过莫关山,有两次,第一次大概是六岁的时候。自己跟着父母去莫关山家,两个小孩子理所当然地被强行拉到一起,说是要叫哥哥带着弟弟。 
贺天早熟,虽然只有六岁,心里也觉得自己是个大人,再加上本来就不喜欢小毛头。对当时只有三岁的莫关山嫌弃得不得了。他尽量离得远远的,看自己的书,可是那孩子还是会抱着自己毛茸茸的玩具兔子眨巴着眼睛跑过来,把兔子往他书上一放,两只小手撑着他的腿,尽力让自己可以离贺天近一点。 
“陪我一起玩嘛哥哥~” 
 
贺天最怕的就是这个。莫关山也不是那种会嬉笑着撒娇的孩子。他很直接,很真诚,用那双干净的浅橙色眼睛望着你的时,闪闪发光一片清澈,像丛林间淌过的溪流。再加上那粘粘的,奶声奶气的语调,让人没法拒绝,不忍心拒绝。 
所以贺天害怕,他感到这个孩子的可怕之处,这样的天真纯粹反而是利器。谁叫贺天那个时候还没有那么无情。 
 
第二次是两人再大一些的时候,贺天十二岁,莫关山九岁。是因为两家人一起去度假,小孩子又一次强行被拉到了一起,睡一个房间。 
九岁的莫关山还是很喜欢和贺天在一起,依旧是像小金毛一样跟在他身后。贺天对于细节早已没了记忆,只是仍然记得他的眼睛。 
 
那时莫关山依然拥有小孩子的天真纯粹,但比起三岁又有些不同。三岁的时候,莫关山对这个世界的所有人一视同仁,还没能意识到个体间的差距,不论是外在的,还是内里的。而九岁的他能够分辨,哪些人外表看上去与众不同,而哪些人,他从心里觉得他们不同。 
贺天觉得自己应该属于后者。因为莫关山抬头看自己的时候眼里那满满的期待,期待自己的回应,换做是谁都不可以。做个不恰当的比喻,三岁的时候莫关山看贺天的眼神像只初生的小猫咪,现在才像个孩子。 
 
之后再见到莫关山的时候,他已经十八岁了。 
这一次又是因为眼神和神情——莫关山实在太好懂——当他回应自己的凝视时那通红的脸颊与收缩的瞳孔,用来缓解尴尬的大声说话和大笑。 
他在一举一动之间,早就把所有想要藏在心里的事情告诉了贺天。 
 
或者说,贺天从更早以前就收集到了讯息,只是还没能成熟到分析透它们所指向的答案。 
 
贺天起先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必要理会,也许是他不想正视这个问题。他男女通吃无所顾忌,且身边从不缺人,自己又何必多费心思在意这样一个正值思春期的孩子? 
然而那个晚上,被莫关山目睹了自己与新床伴拥吻的场景之后,贺天是真真切切地觉得焦躁。 
他不是担心莫关山把这件事说出去,他才不care这些。是别的问题。 
 
“在想那个小男孩?” 
 
他的新床伴是个聪明的女人,但有的时候太过一针见血。而贺天讨厌别人来帮他指出问题的症结。 
所以他以沉默来表示自己的不爽。 
可那女人似乎并不打算就此结束,她点燃一支烟,躺到贺天身边,看他的眼神像在看个小孩,不过她确实比贺天大那么几岁。 
 
“他喜欢你吧?” 
“哈?”贺天也躺了下来,抢过女人手里的烟深吸了一口。 
“别装傻。”女人不再看他,望着天花板吐着烟圈,“我的情感经历比你丰富多了,那孩子的眼睛又是那么直白。他看着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啊,啧,感觉那样子是都要哭出来了呢~你还对他那么凶。” 
女人吐尽烟圈,长腿一甩,又侧着身半趴在贺天身上,用指节刮搔着贺天的脸颊。 
“那句“回去”可是吓得我都抖了抖啊~真是可怜,那孩子。” 
“哼。” 
 
贺天嗤笑一声,没再应答。 
他在虚张声势。 
 
那时候他还是想着,能装作不知道就装作不知道吧,他认为这对彼此都好。 
…实际上是对他好。 
因为贺天讨厌麻烦的关系,他床伴很多,但其实根本没有正经地谈过一次恋爱。他不愿意。这样的复杂关系让人伤神,且他不相信有什么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与其费劲心思苦不堪言地维持一段关系,不如永远自由潇洒。 
 
对,他就是那么自私的人。 
他就是选择对一颗赤诚的心弃之不顾,为了自由。 
 
然而后来他看到了莫关山迷醉的样子。 
看见他指尖夹着自己抽过的烟,再次点燃,意乱神迷地嗅着。贺天是实在不知道这有什么特别的,但莫关山的样子看上去是那么的满足,让贺天震惊,甚至是恐惧。 
 
晚餐的时候贺天故意调戏了莫关山,那人紧张的反应完全在贺天的预料中。 
 
当晚,他再一次走进了莫关山的房间。 
贺天觉得生气,是的,生气。也许是因为难以置信,他无法相信莫关山会对自己有这样的情感,眼神可以是欺骗,别人的话语也可能是猜测,身体的反应可能只是条件反射,但他的行为。 
板上钉钉。 
 
贺天也不清楚自己在气什么,他想知道莫关山到底要怎样。他察觉到莫关山在装睡,所以他故意咬住他的耳朵问他。 
 
想要自己的真心吗? 
他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没想到那孩子竟然是转过身来,湿漉漉的眼睛像小鹿斑比一样可怜。 
“放过我…”他说,他哀求。 
 
哈?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要这么说? 
贺天不懂,他当然不懂了。他以为自己是在试探莫关山,却完全没想到对方可能会把自己的意思曲解。曲解成接受,或者别的什么。 
但贺天是个自私的混蛋啊,他怎么会想到这些。他想到的只有他眼里莫关山的欲擒故纵,莫关山的虚伪。 
 
他突然气极。 
压住莫关山的身体翻身上了床,男孩被他的举动吓得手足无措。莫关山一定是第一次,他吓得发抖,却没有反抗。隐忍地承受着贺天的动作。 
贺天很用力,除了身下的冲撞,还有指尖,施加在那具白皙的身体上,留下一个个指印。 
 
可是不管如何,贺天依旧无法平静。尤其是完事后他看着躺在身边的人,脸上的泪痕和身上的淤青。 
贺天暴躁地开始抓自己的头发,他不得不承认了,他看到莫关山变成那个样子且都是由于自己时,强烈的焦躁像无名火在胸口升腾而起,随之而来的还有同样声势浩大的恐惧在他的心脏周围伏击盘旋,让他几乎都要耳鸣。 
 
他隐约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又不想面对。 
 
贺天讨厌复杂关系。 
讨厌自己会处于弱势的可能。 
 
他才是最胆小的那个人。 



依旧是不知道驴不驴你们的 tbc.

 
 
*这篇完全就是跟着感觉走x
在我眼里贺天就是个迷人的混蛋啊,遇到感情问题他可能才是胆小的那一方。莫关山被逼急了更能不顾一些嘛。贺天属于那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要他停下来他才会害怕啊。他觉得莫关山很有趣,大概还是有喜欢,但是当真的要他以真心相待的时候就很难了 


评论 ( 7 )
热度 ( 102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