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想起

*内含学院贺红
*ooc归我 人物归old先
*老年人复健勿喷
*感谢捉虫

-

贺天最近频繁地做梦,频繁地梦见那个人。

若不是因为这些在睡梦中乍现的碎片,贺天几乎就要相信自己已经彻底忘了他。

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模糊得像隔着一层磨砂玻璃。只是玻璃背后斑驳晃动的人影,即使再不清晰,也依然与贺天的心脏发生着微妙的共振,牵动着他血脉的跳动。

-

那家伙叫莫关山,是贺天高中时的同桌。
贺天注意起他是刚开学的时候,那人一脸生人勿近的模样坐在自己身边,理都不理他一下。

真正开始有交流是将近一个月后的放学,贺天看见莫关山被一群混混堵在校外的小巷子里,狼狈地被人按在地上。
贺天走过小巷,瞥了一眼,对上了莫关山在对方手下挣扎的、倔强的眼神。
这与贺天没有任何关系,他被打死了都没关系,可就是这电光火石的瞬间,像沉寂已久的巨龙突然搏动的心脏,幽深里突然擦出的火花。

贺天在自己还没意识到的时刻就掉转步伐握掌成拳,砸上了其中一人的脸。

-

“所以你到底犯了什么事?”
贺天和莫关山两人坐在路边的栏杆上,一个校服被撕开的一道,另一个右眼青了一圈。

“…不关你的事。”

“关我衣服的事。”

“切。”

后来莫关山还是没回答贺天的问题,连那晚分手前也是一脸臭屁的模样,一句谢谢也没说。

不过之后,在学校里,莫关山不再对贺天爱理不理。甚至贺天后来嚣张地使唤他,他也总会照做,虽然每次都要骂上半天。

-

有个场景一直在贺天梦里重复。

是某个闷热的夏日,窗外的蝉鸣和卷子上难解的题都让人昏昏欲睡。贺天趴在桌子看着身边的莫关山,突然戳了戳他的腰。

“你他妈…干嘛?”
“我说…”贺天坏笑起来,在莫关山眼里他的眼眸映着阳光,“你谈过恋爱吗?”
“……”
“没有?”
“……神经病。”莫关山移开了视线,贺天却没有。他盯着莫关山的侧脸,那人咬着嘴唇,背挺得很值。
克制、倔强。

有一滴汗水顺着他脸颊滑落下来。

贺天突然伸出手捏住了莫关山垂在身侧的右手。对方像是触电了般惊异地想要抽回,却被贺天用力握住。
“傻逼啊你?干什么啊!”莫关山吓了一大跳,压低着声音质问贺天。
贺天不语,笑得戏谑,用另一只手掰开莫关山的手指,强行变成了十指相扣的姿势。

“教你以后怎么牵手,乖,别动。”

起初那只手在自己掌心里像活鱼一样不断挣扎,但当贺天最终扣住他的手指时,莫关山的手突然不再动了。

蝉鸣还在继续,越来越响,越来越闹,莫关山却觉得那声响越来越微弱。他被动地牵着贺天的手,那人的掌纹紧紧贴着自己的。
好像有无形的毒药从那人的皮肤渗透回来,顺着血管被挤压进心脏。

让他心跳越来越慢,甚至要失去力气。

贺天看着莫关山脸上局促不安的红晕,突然觉得那个夏天也许永远不会结束。

-

他们的关系变得微妙温柔,暧昧得像春天的雾。

-

高二那年的篮球班赛,贺天被人黑下了场,摔得右脚骨折。
是莫关山把他送去的医院。

贺天是没怎么生气,但是莫关山却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贺天一手架在莫关山肩上,偷偷看他。对方眉头紧蹙,脸部的线条因他不爽的表情紧绷。

那天下午贺天已经上好了石膏,在病房里吊着脚看书。莫关山突然来看他。

“哟,来给我送饭啊?”

贺天玩笑地吹了声口哨,却注意到莫关山脸上挂了彩。
莫关山一言不发,只是盯着贺天看。窗外夕阳西下,余晖把莫关山的脸照的朦胧,珊瑚色的眼睛却尤为闪亮。

“我们扯平了。”

莫关山说完就走了,他的背影看上去有点蹒跚,衬衫上洇着血。要不是行动不便,贺天也许会无法抑制住自己冲过去抱他的念头。

后来贺天回到学校才听说,莫关山那日回到学校后独自去单挑了隔壁班一整个球队,居然还赢了。

-

贺天又一次从梦中醒来,觉得头痛。
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突然梦到这些,遥远又无法挽回。

身边的女人早就睡着了,连摇篮里那个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臭小子都不闹了。

为什么要在距离三千多个日夜的此刻,再去想到那些错过的人呢。


-fin-


虽然垃圾 还是想要评论orz

评论 ( 23 )
热度 ( 92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