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Midnight.

*这篇没夹刀片,你们要相信我【。
*本篇是根据第二季第八集四王混战结果宗像受伤天狼星裂的脑内妄想,与原作剧情发展走向无关qwq如不介意请使用
*有bug感谢指出

————————

宗像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夜色已经很浓了,深夜的路上没有什么人,只有路灯还在亮着。
一片光明通向看不见的远方。
随手披上搭在椅背上的丝质睡袍,宗像坐在床上点燃了一支烟。——这样的举动并不符合他的性格,反倒是更加像另外一个男人。
但今天他就是想这么做。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
四王混战,宗像本以为他可以一如既往地将所有的污浊都归于澄澈,破开重重迷雾。但是这一次他失败了。
不,其实也不能说是失败,只是没能像以往一样游刃有余轻而易举罢了,毕竟战争还没有结束,还没有真正地分出胜负。

可是那又怎样呢?
宗像瞥了一眼一旁断裂的天狼星,这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他对自己严苛的要求决不允许任何一次与敌人的交锋留下如此不完美的结局。
但是高傲如宗像,坚毅也如宗像,任何事都不能让他的脚步有半分迟疑。
没有下一次了。
他绝对会将所有的阴霾都驱逐出去。


烟头上的火光明明灭灭。宗像夹着烟,微微眯起了眼睛。疲惫感顺着放松下来的神经叫嚣着涌了上来,他按灭了烟头,在灰白色的烟雾里闭上了眼睛。

烟草的味道充斥在鼻尖。
像那个野蛮人的味道。
——陷入黑暗之前宗像这么想着。

————————

宗像做了一个梦,像现实一样的梦。
他之所以能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他十分清楚地记得一年前将周防一箭穿心时用了怎样决绝的力道,也清楚地记得血肉被撕扯开来的声音和鲜血的温度。
那个男人绝没有存活的可能。

可是他现在正朝着自己走来。
“有烟吗?”来着似乎完全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一脸坦然地问着。
“我可从没听说过鬼魂也会抽烟的。”
宗像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把手里的烟盒递了过去。
“你可不是什么都知道的啊,宗像。”周防抽出了一根烟,懒洋洋地说道。像是意有所指的样子。
闻言,宗像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男人用手指夹住眼,习惯性地抬手想要点燃,却又忽然记起自己早已没有能力了。于是只好悻悻的放下了手抬眼看向宗像。
“啊,有打火机吗?”
“没想到阁下也有这样的一天。”
宗像总是这样。
嘴上冷嘲热讽但最终还是把打火机放到了对方的掌心。
——实际上在松手的那一刻他还有些担心打火机会穿过男人的手直直地落到地上去。
“哼。”

跃动的火焰映在周防的眼眸里。
像是活过来了一样。

“宗像。”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用低沉的音调开口唤了他的名字。
“嗯?”
“还记得你曾跟我说过的吗。”
“如果是对阁下说的话,想必也没有什么值得记忆的价值。”
周防没有理会他挑衅似的话语,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说你不会让任何一个人的剑掉下来的。不管是你的还是我的。*”
“没想到阁下记得那么清楚,真是叫人……”
“宗像。”男人打断了他过快的回答,转过头直视着他的眼睛。宗像一时哑然,竟不知说什么好。他第一次发现周防的眼神那么锐利。
“我的剑没有掉,但是我死了。而你,”周防顿了顿,将目光移向了宗像的心口,“我真难以想象你这里被捅一个洞会是怎样一种狼狈好笑的样子。”
虽然他的话语确实有些欠揍。但宗像没有在意,他总觉得当周防说这话的时候,有什么从那一片金色里不受控制地浮了上来。薄薄一层看不真切却又让人感觉沉重得像是未下雨前那令人头痛的空气。
可惜还没等宗像看清楚,男人就又邪气地咧起了嘴角。
“何况我还想过些安静的日子,不想听你来唠叨。”
周防吸了最后一口烟,踩灭了烟头,没等宗像开口就转身离去了。
事实上宗像也不能够开口,明明刚才还可以畅通无阻地交流,现在却好像有一堵无形的墙隔开了阴阳两个世界。谁也听不到谁。


这大概是周防话最多的一次,也是自己话最少的一次。他没来由地想。然后就陷入了黑暗。

————————

次日清晨。
宗像从床上醒来的时候敏锐地察觉到床头柜上有些异样。

烟少了一支。

“呵。”
青年的嘴边勾起了一个自信而又倨傲的弧度。
不想听他唠叨?求他他也不会去的。

他宗像礼司的大义之路怎么会被区区雾霾所阻拦。不管是什么,他都会一剑破开。
而青空之上,定将永世无霾。






*这句话是选自RB的qwq原句我记不清楚了。。大致就是这个意思orz
*说起来大家看懂尊哥说的话了吗!我不知道我写的这么迂回大家看得懂不orz
尊哥已经死了,如果要陪着尊哥也就是意味着也要死。所以
尊哥对宗像说不希望听到他的唠叨就是不希望他到自己身边,不希望他死qwq他希望宗像可以好好活下去,贯彻他的大义,不要重蹈前赤青的覆辙。


大概就是这样,我语死早抱歉orz



评论 ( 7 )
热度 ( 40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