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Take me to church.

*与原歌曲无关,是块糖,请不要大意地食用!

 *圣诞节贺文,求婚+结婚梗/// 
 
 
 
 

*然而拼命写还是没赶上十二点整orz写着写着我都困的睡着了orz

 


————————

宗像站在Homra的门前突然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有点讶异。
——大概是在上周,或者更久以前。某次做爱之后周防搂着他跟他说圣诞节的那天到Homra来过。
当时宗像被男人弄的累的要死,迷迷糊糊随便嗯了一声就当是回应了。

其实宗像也没仔细考虑过自己到底要不要去,周防在那次之后也没有再提这事儿。

但是S4散了周会之后宗像便很自然地来到了Homra。

酒吧里的年轻人闹得很开心,甚至连因宗像的进入而响起的门铃都没听到。
注意到他的只有周防一人。

男人拎着一杯turkey朝他走了过来。
“啊,没想到你还真的会来啊。”
他的语调懒洋洋的,和酒吧里的暖气似的。
“我可是对阁下这种野蛮人过圣诞节的方式十分地好奇呢。”
“哼。”

周防和宗像最终还是坐在酒吧的角落里喝酒。
宗像并不是太喜欢turkey,太烈了。酒液流经的地方灼热得发疼。
果然比起他,还是周防更适合这种酒。

只是。最烈的酒要配最凉的冰。
这道理在酒在人都一样合适。

————————

周防难得的没有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宗像的身上。相反地,他以和宗像反向的姿势靠在吧台上,看着酒吧里的氏族们。
宗像也很配合地没有说话。他见过男人那样的眼神。如果说平常的时候那片金色是滚烫的,灼热的,或者是冰冷的。那么现在和什么时候都不一样,像从岩层之下涌上来的温泉。

“周防,你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看着自家孩子的父亲。”

“呵。如果是这样的话,”
男人回过头来,似笑非笑。
“那你就是母亲。”

肯定句。

———————

交换礼物一直是Homra圣诞派对的压轴活动。但是人大多都一样,挑礼物自然会挑大的。所以当那群年轻人们全部挑完之后,圣诞树上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盒子。
“阁下打算怎么处理它呢?”宗像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闻言,周防忽然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那是你的啊宗像。你还没挑呢吧。”

所以只剩一个了你让我怎么挑啊。
宗像腹诽归腹诽,还是摘下了那个小礼物盒。出乎他意料的是,这盒子的材质十分的好,是很细腻的红丝绒。
“打开看看。”男人看着他,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嗯?”宗像挑眉挑眉,打开了盒盖,“阁下卖的什么……关子。”

——宗像很惊讶。
惊讶得话都说断了。

——盒子里是一枚戒指。暗色的宽指环上嵌着一颗鸽血宝石。宝石的两边刻着两串花体英文。
Suoh. Munakata.

宗像不是很清楚男人送他这个戒指作为礼物的原因。
但又好像很清楚。
他生平第一次这么手足无措。

直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像晚风拂过落日般在耳边响起。

“宗像。”
“我们结婚吧。”

————————

尽管周防不乐意,宗像也不是很乐意,但出于对秩序和规则的某种坚持,宗像还是在一个周末把周防拉去了教堂。

即使是现在。宗像也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天空一片澄澈。教堂的尖顶融在白色的天光里看不真切。
自己和男人站在圣坛前,阳光从彩绘的玻璃窗里照进来。斑驳地洒在红地毯上。

“那么,先生。”神父看向周防,“您是否愿意与这位先生结婚呢?”
男人嗤笑了一声,抽出插在口袋里的手牵住了宗像,慵懒地回答道。
“啊,那是当然。”

“那这位先生您呢?”神父又将目光转向宗像。
青年勾起唇角,不动神色地动了动手指,将单纯的牵手变成了十指相扣。
“那我姑且就替社会收服了这个大麻烦好了。”
“哼。”
还没等神父再说下一句话,周防就急不可耐地探过头来捉住了宗像的嘴唇。

“那还真是谢谢你啊。”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一切讲究的都是个缘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找到心之所愿的那个人。
说到底,不论是周防还是宗像都不过是这芸芸众生中的沧海一粟。
在这亿万人之中,能遇见彼此,便已是三生有幸。


 







评论 ( 10 )
热度 ( 134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