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Sin.

*AU,人造能力者尊x科学家礼
*这个梗已经构思好久了……磕磕绊绊瓶颈半个多月总算是抠出来了orz

————————

这是第813次实验。
宗像撇一眼手里那一沓记录着密密麻麻数据的报告。
这次的这个能力者各方面数值都凌驾于先前的812个之上。如果能成功的话。他的名字应该叫,
——周防尊。

————————

实验很成功。

躺在医疗床上的人慢慢睁开了眼睛,很漂亮的金色。

“鉴于阁下可能不太清楚现在的状况,我就姑且为阁下说明一下……”宗像见周防已经醒过来了便开口说了起来。
“啊我都知道。”
男人都没给他说完的机会就径自坐起了身。
“你创造我的时候这些都已在我的脑子里了。”
“……”
确实,每次创造一个新的能力者的时候都会在他们大脑中输入所有他们应该知道的事,让他们拥有所有正常人应该有的常识,让他们拥有所有正常人都有的七情六欲,让他们和所有的正常人一样。
但因为实在是太像了,所以每一次宗像都情不自禁地把他们当作真正的人类。
看着他们像真正的人类一样生活。

又看着他们像真正的人类一样死去。


希望这一个能活下来。
看着朝实验室外走去的男人,宗像这么想着。

————————

“您找我有什么事?”
宗像推开了局长室的门,看向背手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
听到了声响,国常路大觉回过头,“我希望你能够保管这个实验品。”
“哦呀?”宗像有些意外地扬了扬眉,“您说的保管我可以理解为同居吗?”
“可以。”
“为什么是我?”
宗像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
可国常路大觉却一直没有回答他的话,直到走出门的那一刹那他才听到身后传来的沉重的声音。

“因为只有你能冷静地权衡利弊。”

————————

宗像从床上爬起来,看了一眼睡在自己身边的红发男人。
保管这个实验品已经三年了。

这三年……宗像有些头痛地按了按自己的额头。本来以为自己会和这家伙过上水火两清的生活,可没想到会发展成这种奇怪的局面。
没有任何一方说了什么情话,好像也没什么征兆,他们就这么水到渠成莫名其妙的在一起了。

微妙。


宗像在卫生间简单地洗漱了一下,披了件晨袍到厨房间做早餐。

当他习惯性地从冰箱里拿出一罐草莓牛奶时,宗像还是不免有些讶异于自己竟然能这么习惯和周防在一起的生活。
虽然三年的时间并不算短,但总觉得有些惊奇。
他居然能和一个与自己连本质上都不一样的家伙和谐相处。

分神间,一个温暖的胸膛贴了上来。
“在想什么呢。”
周防的声音本身就很低沉,现在里面混着一丝没睡醒的沙哑,顺着听觉神经直达心脏,猫爪子似的挠得宗像心痒痒。
“阁下是没长眼睛吗?做早餐啊。”宗像嘲讽地掀起唇角,略带嫌弃地扭了扭腰想要挣脱周防钢铁般有力的手臂。
“请阁下放手,”他说,“你这样我没法煎蛋。”
“哼。”男人咧起了一个邪气的笑容,温度偏高的掌心覆上了宗像的手背。
“这样不就好了。”

锅底的火焰倏地蹿高,热油的噼里啪啦声骤然变响。
宗像只觉得自己的嘴角抽了抽,男人似乎对在他做饭时捣乱这事十分乐此不疲啊。
“如果等会儿不想洗粘满鸡蛋的锅子的话还请阁下住手。”说着他一脸无奈地肘击了一下周防的胸膛。

可男人并没有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低笑着将能力收回来。抱着他的力道丝毫没有松懈下来,反倒是体温越来越高。
“周防?”宗像侧目看向把头埋在他颈窝里的男人,却发现那双金瞳里此刻正蒙着一层让人不安的灰色,看不清楚里面的神采。
“周防!”他蹙起了眉,低吼着叫出了男人的名字。手被他搂着不能动,只能抬抬肩膀想要以此唤醒男人。
“嗯……?”
被他这么一颠,周防也竟慢慢地回过神来,却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怎么了?”
“……”宗像犹豫了半秒,“没什么。阁下还是快放开手吧。”


是夜,宗像等周防睡着后悄悄从床上爬了起来,走进书房。
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出一连串复杂的密码,打开了一个加密文件,——里面是历代实验品的全部资料。
宗像点开第813个实验品的资料,扫了一眼上面的记录,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最终,他在文档里键入的一行字便关了电脑离开了。
———2029年1月13日,第52次能力失控。

————————

“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局长,虽然这个实验品的综合水平是这么久以来最好的一个,但失控次数也达到了历个最多。我恐怕……”
“到时候的解决方法,由你自己来定夺。”
“……是。”

————————

周防发觉宗像最近有些心不在焉的。
“啊,所以我说这几天你到底在想什么。”
当周防看着宗像第三次将拼图拼到错误的地方时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没什么。”
宗像像是突然被惊醒了似的,把拼图重新拼到了正确的地方。
有些慌乱。

“宗像。”
周防眼色一沉,抬起对方的下巴。
“别骗我。”
“哼,阁下太高估自己了。”

————————

有些事情,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大概又过了一年,这时周防的失控次数已经涨到了七十多次。

那天宗像正走在从实验室回家的路上。突然一辆消防车一边发出令人心惶惶的警鸣声一边向宗像家里的方向开去。

心里突然有某种阴冷的感觉漫了开来,宗像几乎想都没想迈开步子就朝家里奔去。

——在燃烧。
整栋洋房都在燃烧。

“先生你不能进去!”
“让开。”
宗像冷冷地看了一眼一旁拽着他手臂的消防员,掀开警戒线就冲了进去。
滚烫的气息扑面而来,火势并不算太小。宗像一路跑上二楼,就看见周防站在房间里,站在火焰的中央。
那人听到声响微微侧头,朦胧一片的眼眸里燃着炽热的火焰,在纠缠上宗像的身影的时候,他突然扬起一个张狂的笑容。
看着这样的周防,宗像下意识地握紧了随身佩戴的天狼星。
“周防尊,醒过来。“
可男人根本没理会他的话,长腿一跨朝他这里冲了过来。宗像只觉得周身的气温陡然增高,滚烫的空气裹着皮肤一阵发疼。
他微微偏头躲过了周防的拳头,但那火焰仍是贴着他的脸颊擦了过去。留下一道刺目的痕迹,一抽一抽地作痛。
“周防……”宗像一手扶上刀柄,却没有再说下去。
没必要再说下去。
宗像心里一直都很清楚,如果再这么失控下去,周防总有一天会彻底地暴走。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周防是能力者而他们只是普通人,很难有人再能制服他。
既然弗兰肯斯坦不能再控制住他的怪物,那么——宗像将天狼星拔出剑鞘——就杀死他。
几乎是在周防再次发起攻击的同一时刻,宗像也提着天狼星迎了上去。

青色的剑光划开了熊熊燃烧的火焰,宗像压低身体错开了周防的拳头,剑锋抵着他的胸口行云流水地刺了进去。
真的是行云流水,饶是再怎样令人安稳的胸膛也敌不过这薄薄的利刃,割开血肉一剑穿心。

肆虐的火焰刹那间熄灭了。
宗像脚下一个不稳圈着伏在他肩上的周防跪倒在地上。是圈着不是抱,他们还隔着剑柄的距离。
“Munakata……”肩上传来那个人沉甸甸的声音,应该是恢复神智了。还残留着灼人余温的手掌贴着他的身侧往上滑,想搂住他的腰,但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和周防没说完的后半句话一起放了下来。

倒是宗像,抬手避开剑柄环住了周防的脖子。

这个人。
这个人造人。
他想。
是他的罪孽,是他的挚爱,也是他的灵魂。
但也仅仅只是这些。

良久,他放开周防站起身,从口袋里掏出了终端机。
“局长,第813号实验品,确认死亡。”








“但愿你用你那节日般欲火正旺的眼睛,把我这颗被恶魔洗劫一空的心烧透。”*

可眼睛是你的,恶魔也是你。






*选自波德莱尔《倾诉》











评论 ( 7 )
热度 ( 57 )

© 苍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