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Offisex.

 *abo背景

 *老师尊x学生礼, @终雪 的点文 
 
*嘿嘿嘿当然是肉 
 

*同系列学生尊x老师礼:Classex

————————

宗像同学最近有点困扰,其实准确的说,是很困扰。
这困扰的源泉来自于那个叫周防尊的该死的男人——虽然这么说自己的物理老师不太好,但宗像确实忍不住。
这个人,自从到他们班代替以前那个生孩子去的物理老师来上课之后,总是对他动手动脚的。叫他去帮忙搬实验器材的时候总是趁机搂他的腰;在实验室上完课总是留下他来擦黑板然后趁他不注意吻他;明明自己不是物理课代表却总被叫去帮忙批作业,结果大多数时候都是被强制性地要求坐在男人身边,偶尔还会被捏大腿。

性骚扰,这绝对是性骚扰。

但微妙的是,虽然每次周防充满alpha信息素的鼻息凑近宗像脸颊时,总会引起他的身体那令人讨厌的战栗,事后也会让他特别的不爽,可宗像却并没有十分地想要制止男人的念头。
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理,想要拒绝但又不舍得拒绝。
而且宗像不得不承认,周防在教学方面确实很有一套。看上去懒懒散散邋里邋遢的男人在课堂上却能讲得条理清晰简明扼要。


但是不管怎么样,在宗像看来,周防尊这家伙就是个表里不一内心极度闷骚的混蛋。


————————

“啊宗像。”
某节物理课下课后,周防走到正在埋头补笔记的宗像面前,敲了敲他的桌子。
“嗯?老师您有什么事吗?”尽管心里不是很服气但是基本的礼仪还是要有的。
“之前说的那个物理竞赛,我帮你报名了,你放学到我办公室来下我给你重点辅导辅导。”
男人一脸严肃煞有介事的样子。
“……好。”

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

傍晚放学以后,宗像如约来到了周防办公室。
“啊你来了,”周防朝他扬了扬手里的试卷,“你先做做看这张去年的卷子吧。”
男人的座位旁边已经摆好了一张椅子,这意思一看就明白了。

宗像抽了抽嘴角,不情愿地坐到了男人身边。
卷子的题量很大,宗像做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等他放下笔的时候才注意到周防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哼,真是个不负责任的家伙。”
宗像嘲讽地挑了挑眉,伸手想要拍醒男人。但在手心快要碰到他身体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勾起嘴角坏笑了起来,恶作剧似地把手放到那一头嚣张的红发上,还饶有兴致地揉了揉。

嗯哼,没想到他的头发还挺舒服的,跟狮子的鬃毛似的。

宗像满意地揉了好久才停下,可刚准备收回手就被人一把扣住了手腕。
低头对上一双满含笑意的眼眸。
“揉得开心么。”
“……你不是睡着了吗!”那不怀好意的语气加重了宗像心里不好的预感。


男人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挠了挠头直起了身子,没有放开抓着他手腕的手。
“宗像。”
 
他稍稍一用力,轻易地把少年拉到了自己的胸口。另一只空闲的手缱绻地抚上了他的脸颊。

不妙。
宗像心想。
不妙。一点都不妙。
暮色四合,昏暗的橙色霞光从窗户里透进来,室内并不算太亮堂,黑暗里周防的眼睛格外的明亮。
整个办公室只有周防和宗像两个人,男人向来不喜欢隐藏自己的信息素。那混着冷香的烈酒味在这不大的房间里被无限地放大。占据了宗像全部的嗅觉神经,冲击着他的大脑,撩拨着被他压在心底的欲望。
下一秒,宗像做出了一件完全出乎他自己意料的事情。
——他用力地把周防的头按向自己,毫不犹豫地吻上了他的嘴唇。

周防被他的动作弄的一愣,随即眼色一沉,挥开桌子上乱七八糟的试卷,把他抱到办公桌上。
“你要干什么!”
突然的位置变化让宗像回过神来,一边慌乱地想推开男人一边暗骂自己刚刚是不是脑子有病。
然而周防却没管他的挣扎,拉开他的手笑着吻住了他。

“啊,做你刚刚想做的事。”


………



老样子微博藏肉
Offisex.

评论 ( 6 )
热度 ( 101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