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造梦者·后篇

 *关于梦境和相处日常
*前篇

——


整整两周,宗像都没搞清楚现在算是一种什么状况。

那日他从梦中醒来,清楚地知道所见的一切都是幻象。可是转眼却看到走进自己房间的周防尊。
男人的动作自然言语悠闲,甚至吐息都是他最熟悉的样子。他拖沓步子慢悠悠地走到宗像的床边,裤子上扣着的金属链随着他的脚步一晃一晃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宗像微怔,不确定地看着眼前的人。
“周防尊…你不是死了吗。”
词语听着像是疑问,可他说出口却分外地笃定。

“哈?”
身侧的床垫陷了下去,周防把右腿搁在床上坐了上来,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看着惊愕的宗像。

“那还真是让你失望了。我可一直都活着呢。”

——

不是不相信自己,但宗像确实找不到任何证据来推翻现在这个周防尊的存在。他们的日子仿佛退回了很久以前。平静得像是暴风雨前的海洋,让人无比留恋的虚幻。

开了暖气也依旧寒冷的房间因为男人的存在而再次变得温暖起来。
周防不用古龙水,他身上自带一种夹杂着烟草味的荷尔蒙的味道,和宗像常用的冷香水的味道混在一起特别地好闻。

周防的味道和他的人有些不一样。周防尊本身有着极大的存在感,压倒性的气势。但他身上的味道不是,很容易就能闻到可又不会特别明显。一点点地把你侵蚀,直到离开时才会发现。
毒品一样。

而现在时隔很久之后再一次被这种味道环绕,再一次感受到男人靠在自己身边时略高的体温。其实宗像心里很清楚,自己并不希望周防再一次离开。

——

快过年了,S4的年终公务也处理得差不多了,宗像在家里的时间多了起来,和周防在一起的时间也变多了。

比起以前,现在两人的相处模式更像恋人。

每天晚上,宗像都会坐在落地窗前的羊毛毯上看书。而每当这个时候,洗好澡的周防都会搭着毛巾慢悠悠地走近,全然不顾对方嫌弃的表情,自说自话地坐下把人拦腰搂进自己怀里。

微凉的身体猛地撞进和自己完美契合的胸膛。周防本来体温就高,洗完澡就更甚了。
多数时候,宗像都不予理会,继续看书。

实际什么都看不进去。身后的人有力的心跳占据了他所有的思绪。浓郁的荷尔蒙味沾染了浅淡的沐浴乳味充斥在鼻间。

除了周防尊,什么也没法想。

但是这种美好静谧的画面往往不能维持多久,通常周防不过三秒就会把宗像往床上抱。

——

新年那天两人一同去参拜。

周防很难得地穿上了和服,暗红色的暗纹布料和他的发色很配。 

许愿的人太多,原本并肩的两人被强行分了开来。
宗像摇了摇铃,站在神社前合起了双手。可一时间却想不出自己应该许什么愿望。如果可以,他确实很希望日子能就这么平稳地继续下去。可他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

这些温暖的日子,到底都是不属于他的。

最终宗像还是什么愿望都没许就离开了。
走出人群的时候看到男人站在一棵枯树下等自己,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
走近了才看清那是一束干樱花标本,夹在两片玻璃里。

男人说是安娜想要,他看着挺不错的给宗像也买了一束,姑且当作是新年礼物。

宗像接了过来。

可你只买了一束啊,笨蛋。


他本是笑着的,可后来却又笑不出来了。

——

那晚宗像依旧坐在羊毛毯上看书,标本就放在手边。他翻了两页书,又拿起了标本。
里面的樱花被风干后仍是粉色的,可已经有些微微地泛黄。

终不是属于这个季节的事物,强留在身边却改变了它原本的模样。

捏着标本的指尖不自觉地用力,微微泛白。

周防尊,你不也是……

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不同于以往的放任,这次宗像用力地推开了男人。
“怎么了?”
周防奇怪地看着他。

宗像凝视这眼前的人,这个他从前深爱,现在也依旧深爱的男人。忽然一阵窒息。
“不。”
他深吸了一口气。
“不能再这样了。”
“所以说你到底是……”周防伸手想去摸宗像的脸颊,却被他用力地扣住了手腕。

“这不是真的。”青年的声音无比地坚定,“周防尊。我是真的,可你是假的。”

“你不属于这里。”

再一次,像先前的梦里那样,这个世界所有的声音所有的色彩全部褪去,只剩下他们两个。男人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很快却又了然地笑了起来。他的嘴唇翕动着,像在说什么,可宗像没有听见。
周防还没来得及说完,身上突然就冒出了烧焦的黑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开来,过高的温度灼痛了宗像的掌心。

可他连眼都没眨一下,就看着男人的身体,自然包括那只被他握着的手,化成了灰烬。

梦境碎裂。


宗像在办公桌前醒来,手心一阵钻心的痛。
冬日的寒风从背后开着的窗子里吹进来,吹开了他手边的文件 。


「前代赤王周防尊死亡证明」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32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