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回响

*520贺文,单纯的回忆杀+学院尊礼

*520贺文拖到522凌晨写完我也很佩服我自己

*是闭关了没错但是520这么特别的日子不发点啥怎么行(。)

*bug和错字都很堪忧,困得我手机砸了好几次脸

*这篇以后最近真没有了

*推荐BGM:Prologue--安濑圣


——


宗像加完班来到离公司最近的电车站时那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抬手看了一下手表,正好赶得上末班车。

他在长椅上坐了下来,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头很疼,眼睛也是。这两天公务一下子多了起来,每天都要加班到这个时间点,等会儿到家还有几份文件要看。

说实话,很累。


这是他想要的生活吗?

从没思考过的问题没来由地乍现在脑中。


应该是的。

他现在的生活一帆风顺,至少在别人看来是这样的。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住在市中心的复式高级公寓里,有大笔的存款,有车,可以任意地选择出行的方式而不是非得挤电车,可以随意买下自己想要的东西。

除了有时候有点累人以外,没有什么值得抱怨的事情。


但宗像总觉得他缺少了什么,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每天很晚回家,打开灯看着空荡的客厅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感觉,寂寥得像是长风过境——不管是空间上还是心理上。


夜晚的风有点凉,吹拂过宗像的脸颊,多少都缓解了一些眼睛处的酸胀感。

反正离电车到站还要一段时间,宗像索性放任自己阖起双眼休息一会儿。

这样的时间也不多。


周围一切嘈杂的声响全都浮在了耳外,朦朦胧胧地像是岸边泛起的海潮声。


海潮声…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念的高中所在的城市。

那里临近海边,空气里都充满了海水的咸腥味。海岸边种了大棵的山樱树,三月花开的时候花瓣会随风飘落在透蓝的海水上,被再次冲上岸边或者乘着海浪去往更遥远的海岸。


一个很美的地方。


那时候宗像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虽然并没有现在这样圆滑世故,但已经十分优秀了,非常的优秀,这种优秀将他与身边的同龄人隔绝开来。

别人觉得他难以靠近,他也无意与人亲近。


他不怎么喜欢待在教室里,尤其是午自休期间,众人嬉笑打闹吵得他心烦。所以他经常会到篮球场边的树荫下看书。


说来也巧,中午的篮球场通常都没什么人,而那天不知为何一群男生相约出来打球。宗像本想看两章就走,可不想刚好书里的剧情刚好发展到最重要的部分,他很想看下去。


教室里太吵,图书馆中午不开。

只有这里还算好一点,空间够大,那些欢呼声不会汇聚到他的耳朵里。

他确实有考虑了一下球可能会砸到自己,应该换个位子。但是后来又觉得应该不会那么倒霉,抱着侥幸的心理抱着书仍坐在原地。


比赛打得火热,宗像也看得入迷。

——他总是这样,一看书就什么也不想管。

所以他根本没注意到周围的人对着他发出的惊呼,等察觉到异样不明所以地抬起头时那颗朝自己袭来的球已经近在咫尺。


那一刹那宗像觉得自己的脸肯定完了。没想到下一秒一只有力的手拽过他的手臂把他拉到了一边。

篮球摩擦过宗像的肩侧,而宗像则撞进了一个宽阔胸膛。


一切发生得太快,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地抬眼,便对上一双淬了火般的金色眼眸。


仿佛那些蹩脚偶像剧一般,宗像在那个时刻是真的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湮灭了,只剩下他们的视线在空气里碰撞。


宗像在那片金色里看到的,是和自己无比相似的孤独。




宗像每天放学后都会在图书馆坐一会儿,因为这个时间点人比较清。

他通常坐的是靠窗的位置,最开始的原因是因为采光还不错,而且能够看到这个城市落日。


但是现在多了一个原因,因为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夕阳下打球的周防尊。


那天之后两人没多说过一句话,宗像很快就离开了周防的胸膛。那人也只是哼了声就走了。

宗像揣摩过周防那一声冷哼的意味,最后还是觉得他可能是因为不知道说些什么而感到尴尬,所以随便找了个语气词来缓解下气氛。


当然这也不过是他无聊的猜测罢了。

宗像知道他是周防尊,除此之外对这个人毫无了解也跟他没有交集。因为偶然一次听到班级里的女生一脸憧憬地嚷嚷着周防尊在放学时打球的样子多么多么帅,他才开始在放学后注意起楼下的周防。


本来的确只是随意地看看,可莫名其妙地竟然演变成一种奇怪的习惯。

他每天总要看那么几眼,甚至有的时候周防中午出来打球,宗像也会一边看书一边看周防。

他并不确定周防是不是真的没注意到自己,他希望是如此,因为他觉得现在的自己仿佛一个无法自控的偷窥狂。



大约是在高一下半学期的时候,学校的篮球队和外校的队伍组织了一场比赛。

队长是周防尊,比赛时间在放学后。


多巧。


于是那天就坐在靠窗的绝佳位置看着比赛。他本是想和往常一样看几眼就行,可没想那次他愣是一页书也没有翻,完完整整地看完了整场比赛。


准确的说,是整场比赛里的周防尊。


他穿着赤色的队服在场上奔跑,扣篮时跃起的身姿比落日的余晖还要夺目。他中场休息时喝水擦汗的姿势,他伸手截球时肌肉轮廓清晰的手臂,还有他站在三分线将球扔过半场准确无误地投进球框时嚣张的笑容。

宗像全都看在眼里。


比赛的最后两队不分上下,最终周防一个三分球一锤定音,我方胜利。

宗像看着他被队员们簇拥着的身影,心里也有些难以言说的高兴。

他起身合上书本准备离开,没想到场上的周防尊突然回过头来看向了他的方向。


明明隔着那么远的距离,那人却准确地捕捉到了他的目光。

宗像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不知所措的仓皇,他想移开视线,却看到周防对着他,邪气地上扬起了唇角。


宗像听到了自己心里厚厚的冰层开裂的声音,他意识到了心中的悸动,但他并不明白这是什么。

周防被兴奋的队员们拉走了,但宗像却在原地站了很久。


后来他和周防开始维持着这种微妙的关系,他们仍然没有说过话。但宗像每天放学都坐在固定的位置看周防打球,而周防也时常会打着打着看一眼宗像什么的。

有几次训练的时候他还故意对着宗像的方向做了几个花式投篮的动作。

这种仿佛是相约在深夜幽会的秘密情人般的感觉让人有种奇妙地愉悦和期待。


宗像在那个城市并没有留太久,高二那年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他搬来了东京。

他离开了那个有着樱花海岸的地方,也离开了周防尊。

并且他觉得他们不会在此相见。


人生足别离,宗像也是在离别后才真正的明白里自己的心意,所谓的一见钟情。

倒也没有多伤感,只是觉得有些许遗憾,可能他这一生都不会再遇到第二个像周防这样的人。



站台报站的声音把宗像从恍然的记忆里拉了回来。他起身朝候车处走去,电车在轨道里挺稳,伴随着警鸣车门缓缓打开。

宗像迈开步子刚准备上车。


“等等!”

手臂突然被人抓住,宗像诧异地回头。


视线撞进了一双金色的眼眸里。








*海边种山樱是《人间失格》里看的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评论 ( 7 )
热度 ( 78 )

© 苍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