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梦与天空之城

*AU 安静的婚后日常

*我觉得挺甜的 意识流 ooc

*准确率堪忧,bug多上天

*背景设定是意大利的白露里治奥古城

*顺便给印调打个广告:个人志印调

——

清晨七点,宗像在第七声钟声敲响的时候睁开了双眼。

身边的家伙还在睡,搂着他的腰把头埋在柔软的被子里。宗像揉了揉那人头顶的红毛,拉开他环着自己的手从床上爬了起来。


绵软温暖的晨光透过客厅里的薄纱洒在木地板上。宗像做好了双人份的早餐,放在落地窗边那张有着雕刻着欧式花纹的木桌上。

桌子是在小镇上的旧货店里淘的,因为实在太重,运上来的时候桌角被磕到了。


宗像吃完了自己的那份早餐就出门去了——他每天早晨都会去教堂做礼拜。*

小城里的教堂不大,顶却特别的高。彩绘的玻璃窗滤去了部分日光,照进里面时只剩下几缕。昏暗的光线能够让人沉静下来,而后所有的烦恼杂念都悬于穹顶,剩下的只有致远的安宁。


通常宗像做完礼拜会直接回去。但是那天他却又坐了一会儿。


他在前一个晚上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和周防处在与这个佛罗伦萨以南的宁静小城完全不同的城市,那里高楼林立车水马龙,而他们也不同于现在的悠闲自在,而是命悬一剑争锋相对。

梦境很模糊,但他却清楚地知道自己在梦里一定要杀死周防,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他不确定到底是为何,只依稀记得是为了更多的生命和责任。

所有的细节都模糊得像是蒙了一层化不开的水汽,可有一点他感受得无比清晰——梦境中压在自己心头的无奈和坚持,以及悲伤。


甚至即便是距离深夜数个小时的现在,那种复杂的余韵仍然留在宗像的胸口。简直像一团没有稀释的颜料,厚厚地胶着着。


“年轻人,你有什么烦恼吗?”

分神间,神父已经坐到了宗像身边。

“不,也称不上是烦恼。”他顿了顿,“我梦见了一些并不会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我不确定这到底预示着什么。”

“你相信它吗年轻人?”

宗像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

“不相信。”

不愿相信。


“那它就没有任何意义。”神父望着教堂最前面的耶稣像,声音和蔼,“其实这完全取决于你自己,年轻人。坦白说,所有的宗教信仰正是因为我们这些信徒的信奉而得以存在。你的梦境也是,若是不信,那一切都是子虚乌有。”


“…我知道了。”宗像沉默了片刻,微垂下眼帘看了一眼手表,“我想我该回去了。”

“回去吧年轻人,不要拘泥于此,愿你今夜不再有如此的梦境。”说着神父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

“谢谢。”


——


傍晚的时候宗像和周防到城下的小镇上去采购些食材,顺便在一家常去的餐馆吃了晚餐。


说是常去,其实上次去也是他们刚结婚不久的事情了。那时他们在城里的教堂简单地办了婚礼,决定去锡耶纳和佛罗伦萨逛一圈权当是蜜月。

回来那晚遇上暴雨,到镇上的时候已是深夜,只有这一家餐馆开着。

店主女儿为他们准备晚餐的时候店主正在门厅里摆弄着自己的吉他。周防忽然走上前去低头跟店主说了几句,接过了他手中的吉他。坐在宗像对面唱了起来。

他完全没料到男人会有这般的举动。


周防的声音低沉磁性,单纯的吉他伴奏和那样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流进了宗像的耳朵里。

那首歌的歌词十分的简单,副歌部分只有一句。


"I can't take my eyes of you."


其实原唱的音调并不低,但是周防用他那大提琴般的音色唱出来的时候,又平添了几分深情。仿佛爱人在耳畔的低语。

而这人确实也是他的爱人。


外面的大雨仍然下个不停,屋内却又像是另外一个世界,将所有的疲劳喧嚣和慌乱都隔绝在外。无需再去理会。



“你怎么了?”

耳边突然传来周防的声音,宗像这才发现沙拉早就上了,自己拿着叉子却一点没动。

“没什么,想起阁下以前在这里给我唱过歌,真有国中少年的风格。”

宗像勾起嘴角望进了那双眼眸里。那时这双眼里的情感是藏也藏不住的,而现在则已沉淀下来,层层堆积在眼底。

虽然不能立刻察觉,但却是怎样也无法散开去的。


“哼。”男人挑眉,“那你不也高兴得像个国中少女一样吗?”

“阁下真是年纪越大脑子越不好呢。”

“你说你自己吧宗像。”




神父的祈祷并没有效果,当晚宗像还是做梦了。是昨夜梦境的后续。

他最后确实杀掉了周防,男人血液溅在他手背上那种令人心寒的炙烫感让宗像从梦中惊醒过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不安,熟睡着的男人下意识地把他搂紧了一些。

感觉到那结实的胸膛又靠近了自己一点,宗像突然觉得刚才的自己有些好笑。


最终他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在周防怀里闭上了眼睛。

就如同此前无数多个夜晚一样。




End.



*其实关于做礼拜的日期我也不是很确定,但是去国外的时候有看到很多人早上临上班前都会去一趟教堂,所以就这么写了

*我作业实在是不想写了【黄脸挥手

*我望着不久前的闭关flag,不是很想说话 我估计我毕业考得爆炸 但是秉着对尊礼的爱 有脑洞我为啥不写!

*深夜话有点多

*想要评论qwq







评论 ( 4 )
热度 ( 48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