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Out of control/蝴蝶效应(1)

*哨向设定,哨兵尊x向导礼
*bug有
*私设有
*灵感来自《维多利亚时期伦敦哨兵与向导的观察报告》
*名字是暂定的,以后可能会改

(2)(3)


——

皇帝不急太监急。
——出云觉得自己现在就处于这样一个状态。
他现在满世界张罗着给周防找一个合适的向导,但是当事人却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还总是把他介绍的向导全都赶跑。

看着一脸惊恐地夺门而出的年轻人,出云叹了也不知道是第几万口气,走进了Homra。
“你又对人家做了什么啊尊…”语气无奈。
“没有啊。”
始作俑者正悠闲地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毫无异色。
“啊…你这样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被正式承认为首席哨兵啊…”
出云烦恼地抓了抓头发,坐到了周防身边。

周防的强大是公认的,但如果没有与向导结合,他仍旧无法真正地成为首席哨兵。
——这是国常路大觉在迦具都事件后下的规定。当年迦具都玄示在还没有与自己的向导羽张迅结合前就登上了首席哨兵之位。结果没多久就能力暴走摧毁了大半个关东,羽张迅也因试图强行控制迦具都的情绪而受到重创。
那之后,迦具都当场死亡,羽张迅昏迷24天后脑死亡,不仅如此,有七十万居民在事件中丧生,日本地图上留下了一块永远也无法补全的空缺。

直至现在,为了加强防范,像周防这样能力极强的哨兵还要做定期的检查。

当然,出云帮周防找向导不仅是为了让他可以更快成为首席哨兵,也是希望能有人能够为周防筑起屏障。
尽管周防自己不说,但是出云也明显感觉到他对外界繁杂信息的忍耐力越来越差,关注于一种感官而忘却周围也成了常事。一天中的大多数时间都在房间里睡觉,脾气也比以前暴躁了很多。

寻找向导就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其实周防也很清楚向导于自己的重要性。他并不是不想找,是出云找来的那些向导根本无法承受他的情绪。
他们试图进入他的脑中体会他的感情,可是感受到的却是岩浆般的炙烫感。
周防尊的情绪就和他的人一样,有种压倒性的气势。
曾有个向导跟出云形容,他共感周防的情绪时觉得自己简直像是被扔进了一座正在爆发的火山里。那些混乱错杂的思绪灼伤了他的感官,洪水猛兽般瞬间将他淹没。让他在白塔中学习的种种安抚哨兵的技巧全部失效。
实际上他甚至都没能够使用这些技巧,他连接近周防尊的思维都很难做到。

太痛苦了,就像把你的脑子拽出来丢进烧开的油锅里炸一遍。他说。

——

周防最常做的事就是抽根烟,然后躺床上睡觉。
其实也不能称之为睡觉,更贴切的说应该是彻底放空自己。

他在白噪音的包围中闭上眼睛,将自己的感官延展开去。他的五感特别明锐,感知范围是普通哨兵的数倍,他能感觉到整个城市,哪怕是最细小的犄角旮旯也被他所熟知。

他抽身于嘈杂,在万物之上审视这个城市。

他的知觉像流水一样平缓地向着四周蔓延,楼下出云擦酒杯的声音,八田又在和镰本吵架,安娜在吃昨天一起去买的草莓蛋糕。Homra外面熙攘走过的人们的脚步声,公路上川流的车辆,被烈日晒的发烫的柏油地板,人们口中交谈的繁琐的日常,还有更远一些的,S4办公楼门口正在巡逻的两个蓝衣服的家伙。

周防通常都是一掠而过,很少将自己的感官深入到具体的某一个地方。但是那天他突然有了点兴致,决定探寻到S4里去。

大厅里冰凉的大理石地板,手指敲动键盘的声音,那个叫淡岛的女人正端着一碗红豆沙,走廊深处的房间里飘出抹茶的香气。

那种清新的味道让周防的心情莫名有些急躁,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冲进那个房间,想知道那扇门背后到底有怎么的存在。

——里面有个人。
应该是个向导,不过跟那些从白塔里出来的性格温和得让人难以忍受的家伙不同,即使没和他共感也能感觉到他那种高傲的气质。
周防尝试着进入他的脑中,那人也没拒绝,更没逃跑。这倒不是最令周防惊讶的,最惊讶的是那人没有为周防筑起屏障,仅仅只是沉默地任他窥探,也令周防感到了某种程度上的平静,那常年在脑海里燃烧着的烈火竟是有了平息的迹象。

他想再进一步的深入,却被对方狠狠地挡了回来。
周防突然明白了那人为何会对自己有这样的影响,比起自己那种焚烧一切的力量,那个人的,相反地,像是漂着浮冰的海潮。

他收回了自己的知觉,睁开了眼睛。

啊,出云,我说不定找到合适的向导了。


与此同时,坐在S4里喝茶的宗像,觉得自己感官刚刚被一种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强奸了。



tbc.



*想要评论qwq

评论 ( 21 )
热度 ( 112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