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Zero distance七夕特别篇

*大尊小礼擦边球
*说是说七夕特别篇其实很早以前的东西了…
*糖 但是其实没有很甜吧
*没啥故事性 瞎扯淡 跟Zero distance(1)关系不大
*ooc bug有
*给本子打一个广告:Miracles

——

周防走进学校的时候顿时受到了目光的洗礼。
可以总结为两个原因,一是他帅,二是他周身的黑社会气场看着一点都不像学生家长。
不过他也没理会别人探寻的目光,手插着口袋就往剧场走去。

其实周防从来都不喜欢学园祭,自己上学的时候他都不怎么参加,今天就是来看看宗像的。

进到剧场的时候演出还没开始,来的人很多。
他刚找了个位子坐下来,灯光就全都暗了下来,只有一束聚光灯打在舞台中央的钢琴上。而后一道追光打在从幕布后缓缓走出来的人身上。

是宗像。
他穿着白色的西装,打折深蓝色的领带,嘴角微微上挑,漾着一抹浅笑。他行至钢琴前对着观众们,大多是女生,鞠了一躬,然后坐到钢琴前开始了他的演奏。

周防坐在挺前面的,他能看得清宗像在黑白键盘间飞舞的手指,还有折碎在他眼眸里的光芒。
很好看,但是他很不爽。
就连他也感觉到了周围空气里看不见的粉红色气泡,要不是因为宗像的演奏营造出了一种优雅的气氛,他估计这些女生都要扑上去了。

没来由的十分火大。

说起他和宗像现在的关系也是不尴不尬。
周防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孩子那么在意。他绝对不是那种上瘾于性的家伙,可是上瘾于情……他也不是很确定。

宗像几个月前就开始忙碌起学园祭的事情,从此开始每天都很晚回家,就连给周防做的晚饭也是冷漠地封了层保鲜膜塞在冰箱里让他自己加热。

当中还碰上了宗像自己的生日,那是他们俩一起住之后宗像的第一个生日。
说实话这本来跟周防也没什么关系,可他那天在酒吧里几乎没怎么想就问了出云国中生会比较喜欢吃哪种蛋糕这样愚蠢的问题。

他喜欢宗像吗?喜欢这个比自己小上将近一轮的小鬼吗?
周防不知道,他肯定不知道,他从没有喜欢上任何人。

嘛不过当初云一脸揶揄地告诉他只要过了14岁就不算犯罪的时候,他莫名其妙地感觉松了一口气。

然而当宗像生日那天周防提着蛋糕和他晚了六年的承诺回家的时候,宗像不在。
送礼物的人满心欢喜收礼物的人却不知道在哪里。

周防把蛋糕甩在桌上就飙车去了宗像学校。
那种情绪不能称之为生气,是酸,像是心脏里被人揉进了一整串没熟透的葡萄。

他在教室里找到了宗像,二话不说就把人拖了出来扔进自己的车里。不顾对方的抗议又是一路飚车到了离市中心挺远的公园里。

当夕阳金色的光芒从云层的缝隙里透出来的时候,周防停下了车,把放在后座的礼物丢给了宗像。
他本来还因为周防莫名其妙的举动而一脸气愤,但是在拆开礼物的时候就笑出了声。

周防送了他一只风筝,把他拉到这里来也是叫他来放风筝。

讲真周防并不觉得宗像现在这个年纪还会想要放风筝,但其实这跟宗像没有关系。周防想起来了,这是他答应了那个还不到他腰的小孩子却没有做的事。

而显然宗像也记得。

那个傍晚周防坐在草地上抽着烟,看着宗像放到了翻涌着火烧云的天空之中。少年穿着校服,挽起的袖子露出了线条美好的手臂,一边拉着线一边抬头望着天。

啊这孩子真好看。
周防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后来宗像放累了,把风筝线拴在了一块石头上就做到了周防的身边。
背靠在他的身上。

周防不否认自己当时有点惊讶,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没想到宗像又靠了过来。
“累死了让我靠一会儿啊野蛮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周防没看见他的表情。

可之后他们就再也没什么更亲密的举动了。


宗像就弹了两首曲子,最后一个音符响起的时候全场的灯光再次亮了起来。
这回女生们也不再憋着,尖叫着向前挤,想要给站在舞台最前端的宗像拍照。

周防站在众女生后面,心里的不爽像是要炸开来了,仿佛又被揉了酸葡萄,还是两串。

他沉默了数秒,突然迈开步子不费吹灰之力地挤开那些身材瘦小的女孩子,挤到了舞台的最前面,直接把人从舞台上拽了下来。

“喂你干什么!”
“跟我走。”

周防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反正他扣着宗像的手腕一路往前走。
直到把他拉出了校门,拉到拐角的巷子里稳住了他的嘴唇。

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宗像没有拒绝。
周防有点心跳加速,他倒一脸镇定。

“阁下喜欢我?”
“哼。”


果然得承认啊,上瘾于情什么的。


评论 ( 8 )
热度 ( 43 )

© 苍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