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罪咎/这个黑老大不太冷(…) (2)

*其实又名宗像礼司养成计划(。
*黑道尊x少年礼 应该算是大尊小礼 礼司司14岁
*ooc bug有(我懒得检查了(喂
*核心灵感来自《这个杀手不太冷》 内容当然是重起炉灶啦
*名字…名字就先这样吧 

-

宗像礼司就暂时先在Homra酒吧住下了。
他真的特别乖,这话是出云说的,因为周防其实不怎么管他,都是他在负责这孩子的日常生活。
但是实在太乖了,乖得让人有些心疼。

除了把他带回来的那天,宗像就没掉过一滴眼泪,平时也都只是待在房间里看书。上次带着安娜和他一起去买东西的时候,他什么也没要,就买了一副拼图。
出云本来以为他会像别的同龄孩子一样选一副色彩比较艳丽,云霞,城堡,或者夕阳,但是他选的是夜空。漆黑的幕布里只有点点溟濛细雨般的星光。


周防自那天之后就没和宗像说过话,不过他有注意到为数不多的几次视线的交汇那孩子的眼神都会一下子亮起来。他对吠舞罗的其他人都多多少少还有些戒备,甚至对出云都有点,但是对自己却没有。
可周防不记得自己以前有见过这孩子啊。

-

周防难得这么晚回酒吧,他用钥匙打开了大门,连出云好像都睡了,只给他在吧台前留了盏灯。他走到冰柜前拿了瓶杰克丹尼,拧开了盖子。
楼梯上突然传来脚步声,周防警觉地回头,就看见宗像穿了件单薄的睡衣揉着眼睛走下来。

周防突然发现这孩子长的其实很好看,昏黄的光晕让他稚气的脸有些模糊,紫色的眼睛半阖着,那里面的神采在这个时候才有了点孩子的样子。清澈的,柔软的,像春风拂过的池水。

宗像走到最后一级台阶才发现站在冰柜边上的周防,怔在了原地。
男人倒是无所谓,拉了把椅子在吧台边坐下。
“你下来干什么?”
“……喝水。”
闻言,周防挑了挑眉,倒了杯水放在自己身边的位子前,示意那孩子坐过来。

随后再没有人说话,周防喝着他的威士忌,宗像抱着玻璃杯,却没有喝几口。
男人注意到了他泛白的关节,他看起来很紧张。

“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周防尽可能用自己最温柔的语调问。
不出意外地,宗像抓着杯子的手指又收紧了一些。过了半晌他才慢慢地开口。
“周防…”他有些不确定地喊出这个称呼,见男人只是哼了一声并没有阻止,就继续说了下去。
“教我杀人吧。”

“哈?”

周防差点没有把还没咽下去的那一口酒喷出来。

“你想要杀人?”
“嗯。”

宗像抬头直视着他,刚才还在眼眸里晃荡的一池春水不见了,只剩下无比的坚定。

-

周防最近烦躁得很。
抓到了一个和灭了宗像家门的幕后黑手有点联系的小角色,可那家伙口风特别严,无论怎样严刑拷打都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另一方面,就在不久前,自己和宗像进行了自从他住进来以后的第一次对话,结果那个小鬼开口就要他教他杀人。
周防当时也是有点懵逼,本来想用一句你还太小搪塞过去,结果那孩子竟然还和他杠上了。拉着他的衣服一脸严肃地告诉他自己可以。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


那天深夜,周防从地下室里走出来的时候,眉头皱得死紧。里面的家伙已经奄奄一息了,还是什么都没说,再这样下去也只能让他死了。
结果一上楼就看到一个身影躲在楼梯口。
那孩子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其实被周防看见了他的斜飞。

“你出来吧。”
周防倚在墙上看着宗像走出来。楼道里没有灯,只有些许光亮从楼梯口透进来。
周防站在黑暗里,宗像看得清他野兽般充满戾气的眼睛,而周防则只看得到宗像逆着光的剪影,和他异常明亮的眼睛。

“教我杀人。”
这回倒是连称呼都省了。

周防突然好气,这孩子根本不乖,是乖戾。他伸手把宗像一把从楼上拉下来,拖进了地下室里。

天花板上悬着一盏老旧的灯,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刑具,房间中央坐着一个人。
浑身是血,气若游丝。

周防从腰后抽出枪,上了膛,塞进宗像的手里。
“想要学杀人?
那就从这一个开始吧。”

手里握着枪的时候,宗像显然也有些愣住了。但是听了周防的话,他的眼神忽然闪了闪。

然后下一秒,在周防都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本不以为宗像真的会杀了那个人——少年扣下了板机。

枪上没有装消音器,子弹射出的声音响得让周防有种灯都颤了颤的错觉。
他开过无数次枪,听过无数次枪声,但是没有哪一次像这样让他的心也跟着剧烈跳动了起来。

他低头,看见宗像正盯着已经死掉的俘虏,那眼神是周防未曾想到过的锐利,像鹰隼。
他拿着枪的手伸得笔直,因为站得太近了,脸颊上还沾着溅出的血液。

周防看向了尸体。

一枪爆头,正中眉心。


tbc.



*我难得这么勤快啊 酷爱给我砸小红心和评论(。
*老情人重逢梗正在施工…我争取军训回来那天写完orz算是给夏天的一个美好收尾吧
微博上那个是逗你们玩的(喂

评论 ( 9 )
热度 ( 54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