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骤/Summer Miracles Ⅱ

*AU,老情人重逢梗 很简单的套路
*和之前的Summer Miracles差不多的感觉
*ooc bug有
*给夏天画上个句号啦( ´ ▽ ` )ノ
-

宗像想象过千万种与周防再次相遇时的场景。但是他从没想过会在这夏末的湖边,以这样猝不及防的方式。

 

连续几天的酷暑终于迎来了下雨的迹象。

宗像从美术馆里走出来的时候刚好一阵狂风从天边吹来,路两边的梧桐树叶沙沙地响,湖边的荷叶翻飞着卷起荷花的清香。

他没有带伞,只身一人在空旷的街道上顶着风向前走着。


上一次来这里还是和周防一起的,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那次他们是来度假来着,也是在夏天,在这儿待了三天。

其实那是周防的提议,可后来的一切都是由宗像来打点准备的,那家伙就是个甩手掌柜。

连整理行李的时候他都是翘着个二郎腿在旁边看着,时不时还搂个小腰吻吻脸颊,变着法子吃宗像豆腐。

而宗像呢,虽然好几次揪着男人的头发把他的脑袋往墙上怼,但实际都没怎么生气过。


他还记得度假的第一天阳光特别的好,清透的湖面被照得闪闪发亮,像碎了的玻璃片。他像往常一样用扯须须的方式把周防叫醒,把整理好的背包丢给他,让他和自己一起去景点。

周防竟也顺从,就这么手插着裤袋跟着宗像,仿佛一点也不担心对方可能会迷路或者有什么别的差错。


那天下午也是和现在一样,两人在湖边走着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骤雨。路边没有店铺,也没有遮蔽物,于是两人不得不在雨中走回去。不过他们怀着反正一样都湿透了,那就走慢点的想法,倒也走得悠闲。


宗像到现在还记得那时周防丢掉了淋湿的烟,牵起了自己的手。


空气里的小水珠遇冷凝结成冰凉的水滴从云雾间落了下来,落到身上,与温度偏高的身体开始热传递。直接导致的后果是,降低了体温。宗像本来体温就不高,这样一来更是冷。

可他的手是暖的。

周防的手心贴着他的手心,他感觉到对方强而有力的心跳和炙热的温度从掌心的细纹里传达过来。他扣紧手指,让周防的手和自己的贴得更紧,让那些细纹的模样能刻在自己跳动着的心脏上…


宗像突然有些讶异。这些明明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可这将近四千多个日夜的时光并没有磨去他脑海里的记忆。

他以为自己会忘得一干二净,而实际上他清楚地记得任何的细节。



雨下得很大,可以看得清远处湖面上有狂风裹挟着雨滴迅速地略过。

宗像基本上已经湿透了。雨水把镜片弄得一片模糊,他索性就摘了眼镜塞在口袋里。

然后在他抬起头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一个人影朝他走来。

他有高度的近视,看不清那人的脸,只看得清一头的红发,和他身上黑色的衣服。


宗像认得他是谁,这么多年了,他从没有遇见过一个人有这样的发色,也从没有遇见过一个人可以在大雨之中走得如此闲庭信步。


宗像站在原地,看着那人走过来,忽然很想笑。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向上扬起的嘴角。


“这么开心?”

周防终于走到了宗像的身前,还残留着烟味的指尖轻轻摩挲着他脸部的轮廓。

十多年前他们在一起,那时候彼此都仍是少年,他们以为有大把时间可以挥霍,他们以为能一直携手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一辈子。

可分道扬镳来得那么快,快到谁都来不及说再见。


如今,他们不再年轻。

周防看着宗像潋滟的眼睛。那是自己见过最漂亮的紫色,以前是那么锋芒毕露,像聚光灯下的钻石。而现在却藏起了一切,变得幽深美丽。

宗像就用那深邃的紫色凝眸望着他,没有说话。


雨声大得盖过一切,周防忽然心念一动抬起对方湿漉漉的下巴,吻上了他的嘴唇。

宗像的嘴唇被雨水沾湿,凉凉的,而周防的还是一样的炙烫。

男人吻得十分认真深情,与他唇舌纠缠耳鬓厮磨。


过了很久,久到宗像都有些喘不过气了才慢慢放开。然后他环住宗像瘦削的腰,把下巴阁在他的肩膀上。

——十多年前他一直这样做,十多年后,他仍然希望自己可以一直这样做。

“我们重新开始。”

他的声音沙哑,话虽说得肯定,但宗像还是听出了他低沉声线下的紧张和不确定。


周防担心他不同意,可是他,怎么会呢。


宗像这次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伸手搂住周防的脖子。


“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阁下了。”

“哼。”


雨还在下,终有一日会停。

但他们心跳同步的声音,自此之后,永远不会停。



-终-


*想要小红心和评论qwq

评论 ( 9 )
热度 ( 62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