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吻别

*根本没什么用的人设:杀手尊xFBI礼
*昨天雨大咧随便写写
*乱七八糟一堆玩意儿 你们也随便看看吧(你
*其实灵感来源刚好是看了Ebond的文



宗像在家门口捡到了受伤的周防。

他听到喧闹的雨声里有奇怪的声响便出去看了看,然后就发现那个一头红发的男人倒在门口的石阶上。腰侧受了伤,借着昏暗的灯光宗像可以看见伤口下被染红的雨水。

他迟疑了半秒,弯腰用一点也不温柔的方式把男人拖进了屋里。

其实宗像从没想过有一天周防会再次找到自己。他们早在十年前就彻底地分道扬镳了。
那时他还是个FBI探员,周防是他入职后的第一个目标。他们本应该除了猎人与猎物之外不再有更加深入的关系,可一次次的交手与擦肩,让两个人从字面上的擦枪走火变成了真正的擦枪走火。
宗像还记得最后一次交锋,周防暗杀了当时参加总统竞选的一位参议员,他赶到现场的时候男人还没逃走。

他知道如果周防要逃,一定会逃到很远的地方,从此杳无音讯。周防以前的作为都是小打小闹,但暗杀参议员足以让他成为头号通缉犯。
而现在周防的命运全都掌握在宗像的手里,只要他放过周防,男人就可以彻底地逃之夭夭。

那天也下着这么大的雨。利箭般穿破夜空的闪电照亮了周防金色的眼眸,宗像用枪指着他,握得死紧却扣不下扳机。
男人的眼神一片淡然,宗像觉得他能有那种淡然的原因是他势在必得。他知道自己下不了手。

可自己还偏偏真他妈下不了手。

最终宗像放下了枪。让周防快逃。
逃得越远越好,不要再被他看到。
不要被他抓到。

男人笑了起来,发出的哼声低沉磁性,仿佛此前无数次交欢时呼唤着他名字的语调。周防转身冲进了银色的雨幕里。
宗像只觉得悬在胸口的某些东西终于落了下去,空荡荡地坠进深渊里,倒也安稳。
可他没想到没过多久周防居然又折返回来,带着一身湿漉漉的水气把宗像按在墙上啃上了他的嘴唇。
他搂着宗像的腰,吻得前所未有的认真深情。

直到门外响起了警笛声才离开。


此后周防真的逃得很远,再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整整十年,宗像已经从探员变成了举足轻重的FBI局长。
说实话他在把周防拖回屋的时候心中仍然是有犹豫的,周防会给他带来麻烦,自己理应一枪打爆他的脑袋。周防一定知道。
但他还是来了,他仍然确信宗像不会对他动手。一如十年前那样。

而恰好宗像动不了手,这跟时间没关系。过多久他都做不到。



周防在壁炉的噼啪爆响中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宗像的腿上,腰上的伤口已经被缝合好了。宗像在看一本他不知道的书,没有注意到他已经醒来。
他发现过了那么多年,至少在容颜上,宗像没变,除了那双沉淀了阴影的眼眸之外,什么也没变。
他看到宗像微卷的睫毛蝶翼般地颤抖,樱色的嘴唇被火焰的光芒衬得愈发柔软。
周防他几乎没怎么想就扯掉宗像手里的书,拽着他的领子啃上了他的唇。
宗像措不及防,积蓄在身体里的力量还没提上来就被周防敏捷地一个翻身按在了沙发上。

他本来还企图反抗,结果没想到周防也是蛮横,扯破了伤口也不管,死死的压着他,炙热的手掌往他衣服下摆里探。

后来宗像干脆也就不挣扎了,他早就该知道的。不管周防最初带着什么目的来找他,最后一场疯狂的性事一直都免不了的。


那天晚上高潮之后,激情的余味在房间里慢慢褪去。雨还在下,下得很大。
宗像问周防是不是又要走了。
周防说是。

那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宗像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被浩大的雨声全数掩埋了去。身后的男人把他搂得紧了一些,靠着他的肩胛睡去了,。宗像也往后靠了靠,想要和他贴得更紧。让那有力的心跳顺着蝴蝶骨传到胸口。


睡吧。
周防会用雨声掩盖掉自己行踪,在临行前给宗像一个羽毛轻抚一样的吻。
然后在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边就什么人都没有了。

再一次见面?
不知道。
也许是下一个十年。



*我自己好喜欢倒数两段

评论 ( 5 )
热度 ( 94 )

© 苍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