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钟情(2)

*糖!!
*偏离原作线 傻白甜校园恋爱(。
*人物归old先 ooc归我
*bug有 感谢捉虫子
*永远都打破不了第一章写的最精彩的魔咒…

*(1)

-

莫关山不知道贺天动用了什么势力摆平了蛇立的事,反正等他再回到学校的时候一切风浪都已经过去,生活再回到了平静。
可莫关山的心却被搅得骇浪滔天,他根本没有办法安心上课。

满脑子除了贺天还是贺天。

从贺天毫无防备地倒在自己身上那一刻开始,莫关山就觉得自己隐约触碰到了他藏在心里的秘密。但他没想到贺天会如此直接。

他还记得自己被贺天有力的手臂圈在怀里时几乎要停止的心跳,脑子里一片轰鸣,丧失了思考的能力。莫关山很清楚,自己动摇了。像飓风里飘摇的树叶,逃不掉要被裹挟而去的命运。他向往光明,但贺天不是光,是火,从那双深邃的眼睛里烧过来,把他烧得一点都不剩却无从抵抗。

那天他挣开贺天落荒而逃,再也没去过医院。后来见一和展正希去的时候想要带上他的来着,但他借口推脱说自己没空。
然而其实那晚他在江边走了很久。

他不敢去见贺天,不敢去面对他问题。不知道要做出怎样的回答。他大概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又对未知怀着理所当然的恐惧。莫关山此前从没有想过谈情说爱之类的东西,他的人生规划里出了平凡就是安稳。他不曾料想自己会遇见贺天这样的人,更不曾想到自己也会被他网住,怕是在劫难逃。

莫关山生平第一次,陷入如此焦灼的情绪之中。


与此同时,贺天的心情也不是太好受。
他觉得自己过于直接的举动有些不妥,可当他看见莫关山因自己而皱起眉、因自己而映上眼底的关心时,那些在心底暗潮涌动的爱意突然间就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了。

其实话一出口贺天就后悔了。

自从上次他带着半分真情半分玩味吻了莫关山,换来了那人盈满泪水的眼眸之后,贺天才知道莫关山也是个脆弱的人。

贺天越来越想拥抱他了。

莫关山不是深渊,他是深渊底下的明珠,带着青草的香气和阳光的温度。贺天已经掉进去了,如果得不到他,那就是万劫不复。

-

莫关山应该知道的,他再怎么逃避,贺天也不会让他逃多久。

放学的时候贺天给他传了条简讯,说要吃炖牛肉,不来就捏他蛋。莫关山对着手机屏幕把人给骂了一万遍,妥协地去了超市。
贺天那个跟总统套房一样的单人间有小厨房,他只要带食材去就好了。

到医院的时候天色几近黄昏,莫关山看见贺天穿着病号服坐在窗边,夕阳把他墨黑的瞳孔映得分外明亮。
“哟,你还真来了啊。”
贺天注意到站在门口的他,转过脸笑了起来。

莫关山听到自己的心脏又开始拼命地跳动。

“你他妈是在玩老子?”
他觉得自己舌头有些打结,憋了半天才只能用炸毛一样的语气强装样子掩盖小鹿乱撞的心情。
“不是,”贺天挑了挑眉,边说边走了过来,走得很慢,背着光,踏着斜照在地面上的夕阳。莫关山突然觉得自己眼前的不是人,而是只刺探猎物的猛兽。
“我是真的想吃。”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离莫关山只有三步之遥。
“切。”
莫关山在他再拉近距离之前转身抱着食材逃也似的快步走向了小厨房。

关上厨房门的那一刹那莫关山的心跳终于平稳了一些。幸好贺天没有跟进来,不然他肯定会心率过快精神错乱把自己手指给切了的。

然而莫关山不知道的是,贺天此刻就在门外。他靠在门边的墙壁上,听着里面传来的利落切菜声。

贺天突然很焦躁。
他活了这么多年一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只要他想,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想要的东西都可以轻易地握在手中,所以他对一切都不怎么在乎。
除了莫关山。
只有莫关山。
让他想去珍惜,让他辗转难眠,让他想要拥抱又犹豫着不敢伸出手。

那天向莫关山表白之后,贺天的心也是少有的狂跳。话一出口便是覆水难收,所以贺天只能在凝滞的空气里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莫关山的眼神。

他害怕里面会有厌恶。

还好没有。莫关山的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飘上了两朵红晕,大骂了一句操你妈就用力推开拿起书包跑了出去。
然后贺天也在床上单手捂住了嘴,脸红得不行。

-

莫关山炖完牛肉端出来的时候贺天已经躺在病床上睡着了。他靠在枕头上,头微微侧偏了一些,扯出了脖颈处干净迷人的线条。

他觉得自己的手有点抖。

“喂!起来啦!”
莫关山把炖牛肉重重地放在病床的小桌子上,用勺子柄戳了戳贺天的脸。
“唔……”俊美的少年揉了揉眼睛,无意识地撩了一把额边的发丝。他看清了眼前的人,又笑了起来,嘴角弯着莫关山最难以抗拒的弧度。
“笑你大爷!快吃!”
“你喂我~”贺天还是在笑,莫关山离他那么近,身上浅浅的洗衣粉味和桌上牛肉的香气融在一起飘在空气里,让他心情非常好。
“要吃快吃!不吃我吃了!”
莫关山被他笑得心烦意乱,把勺子拍到了桌子上,掩盖自己此刻摇摆不定的心旌。
贺天竟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继续捉弄他,拿起勺子老老实实地吃了起来。

落地窗外是华灯初上的城市,谁都没有说话,所以思绪尽可以随意翩迁。莫关山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一时间竟有些局促不安。其实贺天也好不到哪里去,开心过后他开始考虑起怎样才可以让莫关山离自己再近一些。虽说不上味同嚼蜡,但炖牛肉的滋味也被纠结的心情破坏了一大半。

“等我出院之后你给我当厨子吧,给我做晚饭,我服你工资。”
沉默很久,贺天试探地开了口,尽管他看上去还是那么游刃有余玩世不恭。
“哈?谁他妈稀罕你……”
钱一直是莫关山的逆鳞,他确实需要钱,但是他讨厌贺天这样,仿佛在施舍。
可贺天下一句话就把他所有的脏话都逼了回去。

“我不喜欢别人做的饭,不好吃。”

操。
莫关山刚捋顺的呼吸又随着心脏急促起来。
我去你妈的贺天。

但是他发现自己并不想拒绝。
一方面他知道自己现在能安稳地呆在学校全是拜贺天所赐,这份恩情是还也还不完的。
还有一方面。
有个小小的声音在莫关山心里叫个不停。他不清楚这是谁的。
可能是自己的,也可能是贺天的。
叫他答应,不要拒绝。

过了很久,久得让贺天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好。”
他听到莫关山如此回答。


tbc.


*有一件很郑重的事情。看了的姑娘能不能随便说说下面想看什么剧情(。
我一激动写了第一章就开坑了其实连大纲都没写…(你还有脸说
*尽量保证每周都可以更新吧……大概……大概

评论 ( 9 )
热度 ( 115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