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终

*意识流瞎bb

*短小


-我们的长夏永不凋落-*

周防总是会想起宗像,无数次地,不断地想起。都只是一些零碎的片段,繁琐到令周防自己都惊讶的地步。

可它们就是在他的脑海里,也许是某一次亲吻时留下的种子,用恋人的低语和鲜血浇灌着,在此刻长出了花。

那些如羽毛般纷飞的画面大多都只有宗像,没有周防自己。可能是宗像看着他微笑的眼睛,或者是夹着烟的手指,总之是诸如此类的小细节。

周防以前曾以为自己终究会忘了宗像的,现在看来估计是不会了。

他以前一直嫌弃宗像烦,成天瞎扯一堆大道理,说得有理有据,可最后还是没能挽回任何的结局。

不过宗像虽然话多,但和周防在一起的时候,沉默的次数也很多。是双方都沉默的那种沉默。

一般都是在喝完酒回家的路上,或者单纯地出去散步并肩行走。这个时候周防一般什么都不会想,估计宗像会思考很多他根本连了解都懒得的问题。

然后他们会在某个不确定的时间点,突然一同有欲望与对方交换一个绵长的吻。


这可真是奇怪不是吗。


周防以前还从没想过自己会遇到这样一个人。理智而天真,强大而柔软。克星也是伴侣。

他的人生炙烈灼热,倒也没有期望会有多么好的结局。但是宗像,周防总觉得他的结局会很好。这人的生命从一开始就像一首注定惊艳四座的钢琴曲,也许像是卡农这样的,理智而激情,不急不缓地前进,在最后一个音上落下完美的休止。

只可惜没有。

他弹到中章就退了场,帷幕被烈火烧的匆匆落下,到剩下周防仍然悠悠地燃着爝火,百无聊赖地说完一个他无心再说的故事。

这故事到现在都还没完,通篇的赤红,单一得让人烦躁。他还缺少些什么色彩。

像蓝色那样的。


Turkey在胃里燃烧,酒吧外面是成群结队的从夏日祭归来的人男女。

周防想起四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夏日,他看见蓝色和红色像油画一样在宗像身上融合,形成的紫色却紫不过那人的眼。

他的手握住宗像的心,还在苟延残喘地颤抖着。烫得连周防都难以忍受。

但他没有松手,直到对方在他肩头闭上双眼。


突然有点想听宗像的声音。

那怕仅仅是渐弱的呼吸。


可什么也没有。


周防拿起酒杯,朝着虚无的空气扬了扬。

一干而尽。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懂了(。 大概就是个镜面反转的结局 周防在夏日杀死了宗像 这样子


评论 ( 2 )
热度 ( 49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