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救赎 下

*校园贺红&总裁贺xMB红 混合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狗血!狗血!狗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bug!bug!bug!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突然鸡血 不过脑(。
*写完忘记发了…

-

放在窗台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莫关山划开屏幕一看,是蛇立发来的短信。
叫他立刻回去,有位客人要见他。

哼。
莫关山冷哼了一声,蛇立从来不把他当人看。半夜十一点叫他回去再接一个客人?亏他做的出来。幸好自己体力还不错,不然再过两年他肯定肾亏。

按下锁屏键,莫关山以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澡,开车赶了回去。
这辆车不是他的,是蛇立的。这几年来他大部分的钱全都归了蛇立。他并没有那么多的闲钱去买辆法拉利。
也是这辆法拉利,五年前像划过刀尖的黄油一般稳稳、流畅地停在街口。一天天无声地蚕食尽虚掩着莫关山的生活的平静。

莫关山时常会想,如果故事就在他和贺天恋爱那里画上句号,也是个不错的收尾。
只可惜并没有。
他不知道自己是上帝造人时出现的bug还是生活为了磨砺他而设置了九九八十一难。每次当他稍有些春风得意的时候,就给他挖个坑让他摔进去。
上次是贺天拉住了他,可这次,连贺天这根最后的蜘蛛丝也被黑夜吞殁了。

蛇立在三个月后带着一张协议书来找他,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在莫关山听来却如魑魅魍魉般恐怖。在炎热的盛夏让人脊背发凉。

你爸在入狱前签下了这份协议,把你卖给了我。他所有欠下的债都要由你卖身来偿还。
他说完,还挑衅似地扬了扬手中的纸。

“你瞎/鸡/巴开什么玩笑!”莫关山一激动,想去抢蛇立手上的协议书,却反被他扣住手腕按在了墙上。男人的手指贴着他的颈侧抚摩而上,勾勒过莫关山的脸部轮廓,最终捏住了他的下巴。
“你要是不愿意也行。”莫关山看见蛇立眼中的金色,狡猾而凶猛。
“反正你家不是还有个女人?”

“操你…唔!”莫关山还没问候完对方的祖宗,蛇立就把掐在他下巴上的手指倏地收紧,仿佛是要捏碎他骨头的力道。疼得莫关山马上止住了声音。
“以后对着我嘴巴放干净点。”蛇立威胁地低语,“好好听话,我也会对你和你母亲很好的,知道了没有?”

“……知道了。”


那之后的一个月,简直宛如地狱。

莫关山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贺天,每一次他试着开口提出分手,却都如鲠在喉。
贺天对自己这么好,是除了母亲之外对他最好的人。莫关山真的不想放手。
所以他尽力隐瞒,每天和贺天一起装作无忧无虑地走回家,再折返回路口坐上蛇立载自己去夜店的车,直到深夜才带着满身的疲惫和吻痕回家。

劳累压力还有睡眠的缺少让他日渐消瘦苍白,每次别人询问起他都随便搪塞过去。

可是莫关山还是低估了贺天的洞察力,他早就察觉到了莫关山的不对劲,也意识到事态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在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当莫关山一如既往地折返回路口的时候,准备坐上蛇立的跑车时,听见了贺天叫自己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莫关山惊惧地回头,一个耳光扇在了他脸上,伴随着贺天沉郁的声音。
“你要去干什么。”

莫关山被打得偏过了头,却沉默着,难得地没有炸毛。他张了张口,然而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觉得有块滚烫的烙铁卡在喉咙口,厚重的热气和血液的甜腥直往上涌,堵住了他所有的话语。

半晌,他低低地对蛇立说。
你先回去吧,我自己过来。
男人闻言,扬了扬眉,“那让客人等候的损失由你来赔偿。”
“……好。”

蛇立发动汽车,掀起了轩然大波之后,又静谧狡黠地离开了。

莫关山缓缓地回头,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勇气却在对上贺天那双燃着幽火的眼眸时轰然倒塌。

“你在做MB?”贺天的声音冷得像来自阴曹地府。他完全不敢相信莫关山会那么做。
明明莫关山那么喜欢他——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
“啊。关你什么事。”莫关山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毫不在意。
“关我什么事!?你为什么!?”
贺天忿忿地攥住莫关山的领口,怒吼出声。而对方却只是甩开他的手,移开了目光。仿佛漠视而漫不经心。

——只有莫关山自己知道,如果再这么看着贺天的眼睛,他会崩溃的。

“我很缺钱,你知道的不是吗。”
几乎是自暴自弃般地,莫关山当着贺天的面动作娴熟地抽出一根烟点燃,让灼烧出的灰烟模糊掉他眼中不小心流露的悲切。
“可是你也不至于去做这种事吧!”
贺天一把抓住莫关山夹着烟的那只手的手腕,钢铁般地紧,惊得莫关山手指一松,把烟也落在了地上。

“不然我怎么办?”
莫关山在渐渐散去的朦胧灰烟中抬起头,浅橙色的眼眸里蒙着水汽。
“等你养我吗?”

他感觉到贺天僵了僵,伸出没被桎梏住的手推开了贺天。
他听到自己用冷淡残忍的声音对着他那已经支离破碎沉入深海的生活下达最后的审判。

“结束吧贺天。”
“结束吧。”

“莫关山,你在忍耐。
事实不是这样的是不是?”
莫关山转身的那一刻,他听见贺天在身后用低哑的音色发问。那声音听上去像是困兽做出最后的祈求。
可惜莫关山不会,也不能转身去拯救他。

他走的每一步都艰难迟缓,把最后的光明抛得越来越远。

“……莫关山!我会来拯救你的!”

当最后一丝霞光也在黑夜中泯灭,晚风送来了年少的贺天对莫关山最后的誓言。
“我等着…”

莫关山感觉到有滚烫的液体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然而贺天并没有来拯救他。
莫关山觉得这也无可厚非,毕竟贺天那时也才高一,年少轻狂说什么都可以。为了在这里找到一条出路,他在这些年里也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三百万的债务马上就要还完了,可莫关山对未来——如果他还有的话——一片茫然。

莫关山在停车场里抽了根烟,轻车熟路地从后门进了夜店。在侍应生的带领下走向长廊深处。

哟。
莫关山挑了挑眉,包下了夜店最大的包房,还真是个有钱的主啊。

在门口停了一秒,莫关山推门而入。
然而就在他看清坐在沙发上的人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凝固了半秒,接着疯狂地沸腾起来。

已然成年的贺天坏笑着站起身走了过来,戏谑地看着愣在原地的莫关山。
“你老了好多啊。”
“你他妈…唔!”
莫关山千想万想没料到久别重逢的第一句话竟然会是这个,刚想开口骂人就被对方封住了双唇。
贺天吻得十分疯狂,舌尖描摹过莫关山的唇形,灵活地敲开他的贝齿侵略进他的口腔攻城掠池,直到莫关山因缺氧而不由自主地攥住他的衣服才恋恋不舍地放开。莫关山脱力地微喘着气。

不妙。
太不妙了。
贺天的出现轻而易举地让他胸中沉寂的死灰再次燃烧起来。

贺天紧紧地将莫关山箍在怀中不愿松手,把头埋在他的颈窝处,动情地厮磨着那人的耳鬓。

他好想念莫关山。
太想太想了。
五年前莫关山走得那么彻底,杳无音讯。但贺天始终相信这并不是他的本意。那个下午,自己抓着莫关山的手,那人极力克制却仍然压抑不住的颤抖自掌心传达到他的心里,还有莫关山潮湿的眼睛,简直就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鸢尾。

——他要拯救莫关山。

这五年间就是这个信念支撑着贺天不断地奋斗。

“我帮你把债都还了。”
贺天沙哑的声音闷闷地传来。
“什么?”莫关山原本故意微眯的眼睛陡然睁大,挣扎着试图摆脱贺天的拥抱。他这辈子最讨厌接受别人的施舍,“老子的事情不用你管!”
“别动。”
贺天的手再一次收紧。
“我说过要拯救你的。”

“不用你帮我还债,我自己可以。”莫关山别过头去。想要借此表达自己的不满。
然而贺天捧起他的脸,逼迫他正视自己。莫关山看见那双他日思夜想的深邃眼眸里流动的温柔。

“不,我可不是无偿的。”
贺天玩味的笑容与五年前如出一辙。
“剩下的五十万就是你欠我的了。”
“想要还清,那就和我在一起一辈子。”

“哼。”
莫关山扬了扬眉,用手撑住贺天的胸膛防止他再把自己的抱得更紧。
“所以我现在的债主是你?”
“是啊~”贺天腻腻地蹭着莫关山的脖颈,像只大型猫科动物,丝毫没有意识到对方逐渐失温的语气。
“听着,贺天。”
莫关山手上狠劲地一个用力,把贺天推开,认真地对上他错愕的眼神。

“我最讨厌欠别人什么。”
“我不管你以什么样的方式计算,一夜五万也好一夜十万也罢,你要是要我还你钱我也会想办法。”
“但是如果要在一起,得等到这五十万全部还清为止。”

莫关山抬起另一只手,吸了一口夹在指间的烟。透过缭绕的灰色,他看见贺天脸上的笑意。

“我不想一辈子都活在你的施舍之下。”

“……好。”

贺天很惊讶,但同时也有点高兴。

他的莫关山还是那么倔强。
还是他最喜欢也最心疼的模样。

End.

*想要评论prpr

评论 ( 12 )
热度 ( 101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