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自深深处

*久别重逢 甜甜甜

*准备去上学了结果突然有脑洞…飙手速经不起推敲

*ooc bug都有

*题目和王尔德书没关系哈 我突然想到就拿来用了

-

莫关山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凭什么要对贺天这么好。

他最讨厌下雨天,明媚的阳光能让他的心情都雀跃起来。可是为了贺天,莫关山只身一人搬到了伦敦。

 


他才不会虚伪地说自己过得很好。好几次他觉得自己累得都要死掉了。

记得初来乍到的时候,自己一天打五份工,每晚拖着疲惫的身体蜷缩到狭小的房间里的时候,莫关山都觉得眼眶又酸又烫。苦涩灼人的热气滞在喉咙口,痛得难受。


莫关山太善良太倔强了,遇到喜欢的人会甘愿咬牙扛下黑暗。他把温柔的爱情自杀般地寄托到了贺天的身上,可惜对方并不是棵能开花的树,将他给予的养分全盘接纳却没有来得及回报。长成了穿破云雾的参天树,仍然把莫关山留在灰色的雾气里。

他并不知道贺天在得知自己离开了以后会有什么反应,莫关山没有把握能对此作出准确的猜测。他把十成的心意给了贺天,并不清楚贺天究竟给了自己多少。


毕竟贺天哪怕只给他一成,在莫关山看来也弥足珍贵。


当年自己和贺天尚在热恋,嬉笑打闹都没注意到时间的分叉路口已经在步步紧逼。直到某天莫关山被人强势地带去了贺天父亲那里,他也没少听说八点档的狗血爱情剧,还以为贺天父亲会怎样的威/逼/利/诱。

结果没想到坐在自己对面的中年男子却只是语气温和地说他明白莫关山很喜欢也贺天,也看得出自己儿子对莫关山很上心。

说他相信莫关山自己清楚两个人之间的差距,说贺天的身上的担子绝没有莫关山想象的那么轻,说有朝一日贺天继承了家业,莫关山是否能承受住压力,而贺天自己又是否能承受住,到时候莫关山还有没有勇气继续与贺天走下去,还说他也清楚儿子的性格,喜新厌旧,如果哪一天贺天突然变心,莫关山该怎么办。


莫关山宁愿他威逼利诱或者干脆找人打自己一顿,他最受不了这种直击灵魂的问题。


年轻人,尤其是莫关山这样的年轻人,很少考虑太过长久的事情,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然而当有人残忍温柔地将未来剖出来给他看清楚的时候,他就会动摇得比谁都厉害。


莫关山在心底也是知道的,和贺天在一起并不是什么长久之计。

所以他最后还是答应了,答应了贺天父亲出资送自己去英国学厨艺的提议。

莫关山本是打算拒绝他的帮助,结果贺天父亲对下一句话瞬间就让他偃旗息鼓了。


“只要你还在这个国家,贺天一定会不择手段的找到你。”


真是让人不知该感动还是悲伤。

-

伦敦又开始下雨,莫关山坐在窗前吃着昨天剩下的披萨。今天他没打工,也懒得出门。


日子是有在变得越来越好,贺天父亲为他挑的是世界著名的厨艺学校,莫关山在这里也无事可做,只有埋头学习。

语言学的很快,现在已经可以自如地当地人交流。厨艺方面他本来就有天赋也肯下功夫,上个月还拿到了一家私人餐厅的实习机会。


还有同班的小姑娘来追求他。

很漂亮的女孩子,热情开朗,追她的人也不少。

可是当对方绯红着脸颊支支吾吾地问莫关山可不可以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莫关山的脑子里只有贺天的脸。

只有贺天当年放学的时候把他按在教学楼无人的走廊尽头,将他惊慌失措反抗不停的手一把握住举过头顶,空闲的手像摸小猫一样挠着他下巴的画面。


“和我在一起,莫关山。”


如果莫关山会画画的话,那他闭着眼睛也能栩栩如生地描绘出当时贺天柔情似水的眼睛。


他拒绝了姑娘的表白,回到公寓把自己甩在了床上。

他走的时候几乎没带什么与贺天有关的东西,连那个可笑对等身三明治也被莫关山扔掉了。他只带走了那件贺天曾亲手为自己披上的外套。和自己高中时的衬衫一起挂在衣柜最深处。*

偶尔几次,当思念泛滥成灾的时候。莫关山会疯狂地穿着外套躺在床上/自//慰/,想像贺天的拥抱。然后再在完事后油然而生自我嫌恶。

好在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难以自控的情绪也在渐渐消退下去。

莫关山并不打算一辈子都留在伦敦,等他毕业他是肯定要回去的。到时候贺天说不定早就结婚生子继承家业成为人生赢家了,跟莫关山也没什么特别的关系了。


所以他想,只要等待,现在只要等待。

等待顽固不化的留恋在他的坚持下被时光的河流卷走。


雨还在下个不停,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莫关山疑惑地放下披萨去开门,正诧异这时候怎会有人来造访。

开门就见外面站着一个浑身湿透的家伙,比莫关山要高,身影遮住了阴云里本就黯淡的天光。那人几乎在他开门的同一瞬间就伸手想来揪莫关山的领子,他还没看清楚来人的脸,一句妈/卖/批刚要出口就猛然撞上了对方漆黑的眼睛。


化成灰他都认得的眼眸。


莫关山只觉得自己平静已久的心脏突然被电击了一下,短暂的惊讶之后莫关山的第一反应就是挣开贺天的手准备关门。

没想到贺天抓着他握住门把的手用力往外一扯,直接把莫关山拉出了门外,撞在进了他湿漉漉的胸膛,然后反手掐着莫关山的脖子把他按在了墙上。

莫关山惊恐地想推开他,然而贺天根本不给他机会,捏着他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吻得暴戾热烈,把莫关山口中的每一寸都侵略了一遍,压着他的舌头不让他反抗。直到莫关山被吻得失了力气,僵/直的身体/软/了下来贺天才放开。


“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


莫关山几近缺氧,好不容易从那个抵死缠绵的吻里逃出来,头脑还有点昏沉,贺天低哑的声音冷不丁地钻进了耳中。

“我……”

莫关山抬头想要反驳,却不知要说什么才好。贺天低下头,抵着他的额头把他们的距离缩短到零。

莫关山有点害怕,他以为贺天会生气。


可没想到贺天竟然搂住了他,把自己的下巴搁在了莫关山的肩膀上。

“最开始我很气。”

“你太小看我了莫关山。”

“你以为我是谁。”

“我答应过你要和你一直在一起。”

“我从来没对别人做过这样的承诺。”

“我也从来不说谎。”

他说得很慢,莫关山觉得贺天听上去很疲乏。

“我找你找了好久。”

“不许再走了莫关山。”


之后贺天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说话,维持这个动作也不懂。雨滴落下的声音越发的响,他们之间却再没人说话。


良久,贺天又一次开了口。

吐字比之前还要慢、还要稳。稳得莫关山几乎想要哭泣。

“……莫关山,我喜欢你。”


好像有阳光从云雾透进来了。

end.


*这个叠法就跟《断背山》里那样子

*想要评论prpr


评论 ( 35 )
热度 ( 252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