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Liar

*骑士贺天x国王毛毛
*(如果我写的下去)会反转的
*ooc bug
*感谢捉虫子

-

昏暗的房间里烛光摇曳,把桌前人的影子拉成扭曲的形状。
贺天两指捻着一张羊皮纸,上面用黑墨水写着密密麻麻的暗码。大致意思就是军队已经在皇宫外安排妥当了,只等着贺天下令就可以冲进去,让那个年轻的小国王成为阶下囚。

男人漆黑的眼眸在烛火的下闪着捉摸不定的光芒,他放下羊皮纸,把自己摔进了披着兽皮的椅子里。
这场谋反他筹划已久,如今只差一步就可成功。明日那群碌碌无为之众在朝阳下睁开眼睛的时候,这个王国的江山早就易主了。

可是此刻他心里却流窜出了难言的恻隐之心。

当年那个下着雨的黑夜,16岁贺天被人打得倒在雨幕里站不起身,他趴在石板路上,感受着冰凉雨点打上自己的身体,血液混合着雨水流逝而去。他确信自己当时很平静,甚至嘲弄地想象着等到日出之后别人看到自己的尸体时会是一种怎样惊恐的表情。
说实话他对自己的生命已经没有什么所谓了,云淡风轻地像在观摩着别人的生死。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躺了多久,直到他看到一辆马车从遥远的黑暗里疾驶而来,镶着黄金的车身在夜色里简直犹如一盏明灯。马蹄踏过路面溅起了一大滩污水,全在贺天脸上。正当他还在心中暗自咒骂的时候,有人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他先看到了一双金色的靴子,还有滚着金边的衣袍,贺天一愣,他记得没错的话,这个王国里能穿成这样的应该只有皇宫里的人。

来人蹲了下来,一双浅橙的眼眸像珠母贝色天空里悬着的太阳。也许是错觉,或者是别的什么。面对死亡时都不曾战栗半分的贺天突然感觉到一阵由心底迸发而出的颤抖。仿佛瘾君子将毒品打进血液里时令人绝望喜悦的快感。

想要拥有他。

贺天突然想,如果能将这一段光明死死地攥在手心里就好了。
他看见对方的嘴唇在翕动,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坠进了沉沉的黑暗里。

他隔日在柔软的大床上醒来,才知道救自己的人是七王子,老国王最宠爱的掌上明珠。
小王子名叫莫关山,十四岁,比他小两岁。

老管家似乎是劝说王子仍然把贺天送出宫,可是那孩子却坚持要留下他,送去近卫军训练营。贺天明白他的意图,想让自己过更好的生活,却不是很理解莫关山为什么会这么做。他们明明毫无干系。

可是当那孩子笑着向他望过来的时候,贺天却什么也问不出口。
他觉得很不妙。

他清楚自己在想什么,这并非什么美好的愿望。他腐朽至骨髓,连心都是暗的。
他想要光明而不是救赎。
他渴望永远地占有那片明亮的浅橙,像日暮时分黑夜吞噬太阳,迎来永不复苏的极夜一样。

那时候贺天心里仍有几分理智,他想着也许去近卫军训练营能让他把这样疯狂的想法忘掉。

也许是有用的,贺天大概有三年没见莫关山。
优秀的头脑和身体条件让他稍作努力就在众人之中脱颖而出,成为骑士候选人之一。

那日他与其他几位候选人一起,昂首挺胸地举着剑站在大殿上。王子们可以挑选他们之中的一个做自己的近身骑士。
老国王疼爱莫关山,给了他优先机会。

贺天看到莫关山从国王身侧走下来,比三年前高了不少,穿着银白色的长袍,用金线绣着云纹的腰带让他的窄腰更加明显。颀长美丽。

白费了,三年的沉淀都白费了。
贺天这么想着,只此一眼,就让他的心再一次狂跳了起来。

事实上莫关山起初就没打算选择别人,他只是象征意义地看了看每个骑士,最后选了贺天。
贺天还记得自己在骑士受封礼上的誓言。

他单膝跪地,接过莫关山赐给他的金色胸饰。

“我以灵魂起誓,将成为殿下的利剑与盾牌,将舍弃荣耀、舍弃欢乐,为您献上生命与忠诚。不论黑暗或是光明,我将追随您的左右。至死方休。”

-

贺天也大概明白莫关山为何会选择自己,那孩子本能地相信自己。而贺天——至少在此之前——都不曾辜负过莫关山的期望。

莫关山后来的日子过得并没以前那么顺利,老国王死后的遗诏里便是封莫关山为王。
自此七兄弟间虚掩的和平也总算被捅破了窗户纸,莫关山虽皇袍加身也不可避免地落入了众矢之的。
贺天看得出莫关山的震惊与难以置信。他不明白为什么曾经友爱的兄弟现在会如此险恶,一心只想害死他。

他当然不明白,他从前过得那么幸福。

那晚再一次发现食物里有毒之后,莫关山整个人都崩溃了。缩在房间黑暗的角落里一语不发。
贺天也只是沉默地看着他。

“为什么?”少年的声音闷闷地,有些沙哑。
“他们从来都不喜欢你。”贺天说的很轻巧,“他们只想当国王。”
莫关山在听到他前半句话的时候略带愤怒地抬起了头,却在听到后半句之后又蔫了回去。
然后莫关山就再没有说话,把头埋在双膝之间。蜷成了一个漆黑的影子。

贺天也许就是在那时候下定决心的,他想要保护莫关山,不仅仅是保护他免受于死亡和受伤,他多想要替莫关山拦下黑暗。

骑士握着长剑的手收紧了几分,退出了国王的房间。

有那么一刹那贺天确实是想替莫关山杀掉那六个王子,但他没有。贺天知道这会引来朝上众臣的非议和质疑,对莫关山只有不利。
大概就是在那一刻起,有一个念头在贺天的心里发了芽。

如果他是国王呢?
那么莫关山就不用承担这一切了。


贺天从没有想过这么做会违背他以灵魂起誓的诺言,他对此并没有太强烈的感觉,或者说贺天都没觉得自己违背了誓言。
他确实会永远追随莫关山的左右,而此刻,他是要成为真正能阻挡一切的盾。

他从来都没有违背过誓言。

贺天在羊皮纸上签下了名字。

曾经没有,现在不会,将来也不可能。

至死方休。


tbc.

*想要评论x









评论 ( 8 )
热度 ( 106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