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世界第一初恋

走出水族馆的时候,天色早已暗了不少,落日沉沉地悬在天边,映出如血的橙。


贺天依旧笑嘻嘻的,一手揽着莫关山的肩,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只是莫关山却沉默着,似乎怀着心事。




确实怀着心事。




贺天方才那句“怕你以后忘了我”让他不得不在意。


他讨厌贺天,这也是一个方面。这人神秘地出现在他的生活里,强行让他适应,等莫关山总算觉得这日子也不错的时候,又冷不防地做些让人觉得很不安定的事情。


莫关山长得野,其实安分得很,他不喜欢改变。何况贺天暗示的改变也许是一种割离。他虽不言语,可不代表他就不在乎。




贺天一边走一边叽里呱啦说着什么,莫关山没有心情,全都只是象征性地回应个一下。对方也注意到了他的敷衍,用搭在他肩上的手挠了挠他的下巴,“怎么了?小莫仔?”


“艹 傻。逼啊你 撸猫呢?!”


莫关山一边骂着一边真像只炸了毛的猫一样挣开了贺天的手。




下一秒却被人又揽着腰搂了过去。贺天的手臂很有力量,只要他发力,便能钳制住莫关山让他不得动弹。


莫关山连他亲戚都还没来得及问候,贺天就伸手从后方控制住了莫关山的头,强迫他直视自己的眼睛,望进他的眼里。他的,漆黑的、满含笑意的眼睛。


“我就随便说说嘛小莫仔 ,我会永远在你面前晃来晃去的嘛~”


“谁要你阴魂不散!”


莫关山推开了贺天,独自朝前走去。


贺天快步赶上了他,看着他佯装愤怒,却明明是因为害羞而红了的脸,低笑了起来,


“你这样让人特别想吻你诶~”




特别想吻你。




莫关山突然想起来,曾经贺天也对他说过相同的话。




那是节化学课吧,应该是。


贺天他们的老师突然有事,于是和莫关山的班级合并到一起上。 


他自然是挑了大会议室里最角落的一个位置,准备躲在暗处好好睡觉。基本上以他的气场,也没什么人会坐到他边上来,刚好清净。


然而临上课前,贺天众星捧月般地在一群女生的簇拥下走来,扬着嘴角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他几乎是立刻就发现了缩在角落里的莫关山,径直走过去坐在了他身边。


“艹 你快滚!”


莫关山一脸嫌弃地往墙边上靠了靠。


“嗯哼,”贺天挑了挑眉,两根手指捏住了莫关山的后颈,“小莫仔你要不要再说一遍?”


“淦!”


莫关山自知争不过这家伙,吃痛地挥开他的手不再说话。




他最讨厌化学,没上多久就趴在桌上昏昏欲睡。睡意朦胧间他突然感觉到有人用一根手指在他垂在身侧的手上蹭了蹭,然后牵起了他的手。莫关山正与周公下棋,一时没反应过来,甚至收了收手指回应了一下对方。


过了两秒他意识到不对,瞬间清醒。睁眼就看见贺天正戏谑地笑着,晃了晃两人藏在桌下十指相扣的手。


莫关山一个激灵坐直了起来试图挣开,结果因为动作太大被化学老师盯上了,点了他的名字。




莫关山不情愿地站了起来,脸上没有表情,底下的手却像条活鱼一样甩得厉害,想要挣开贺天。不想贺天居然是死活就不放。


好在会议室的桌子比平常高,看不太出两人的动作。化学老师也只是训了他两句就让他坐下了。




莫关山坐回椅子上的时候愤愤地踩了贺天一脚,对方也不恼,一手支着头看着他,用口型对他说,


“你脸好红,让人看着好想吻你啊小莫仔。”




莫关山瞪了贺天一眼,在心里问候了一遍他的祖宗,便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手还牵着,莫关山也没再挣扎。




他是假装看着窗外,可心思全在那只牵着的手上。好像全身所有的感觉都汇聚在两人贴合的掌心和相扣的手指,贺天的手偏冷,而莫关山的却很烫。


事实上他很紧张,他觉得血液都往手心流,心跳地很快,似乎掌心都跟着起伏。他怕贺天发现,从而知道些什么,关于他用恶劣表象掩盖的秘密。




那应当是三四月的某一天,学校的樱花开得正盛。花瓣随着风从敞开的窗口飘进来,掠过莫关山的脸,温柔细腻。




贺天的吻也许也是这样。


他脑中突然蹦出这样的想法。


随即莫关山再心里骂了自己一万遍。然而没有用,这悸动的种子到底是落下了。






莫关山在夜里睁开了眼睛。


现在是凌晨四点,窗外一片寂静。


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梦到什么遥远的事情?他觉得有点烦躁。起身去厨房里喝了一杯水。




水是冷的,流进他的身体里,镇静了他没来由的燥热。他看向窗外边,是安眠的城市。


他想起贺天家巨大的落地窗。




莫关山不想承认,可他觉得难过。


他还是好讨厌贺天。


他信守了说过的话。他真的没忘记。




只是时间隔得如此遥远,贺天大概早就忘了自己说的屁话了吧。






———


*辛苦复健


*我也忘了课上牵手是不是有写过 这其实是我自己的小小的一个情节hh


*有错误感谢指正!!

评论 ( 4 )
热度 ( 75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