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This moment.

*新年贺文//大家新年快乐
*甜甜的居家日常
*还是通篇bug…

————————

12月31日。
宗像出了屯所,顺道去了一趟超市。

偌大的市场里都是成双成对或者拖家带口的人,有说有笑地逛着。只有宗像是独自一人提着篮子目标明确地挑选着食品。

——独自一人?

————————

回到家推开门,客厅里的暖气已经打开了,浴室里隐隐传来淋浴的水声。

“哼,野蛮人。”
宗像看了一眼卧室,拎着采购好的食材走进了厨房。
他以前很少做饭,一直住在宿舍所以一日三餐都是去S4的食堂吃。但是直到和周防住到一起后那家伙的伙食就都是他一手包办。

没办法,总不能让男人天天吃汉堡吧。

今天宗像准备的是法式牛排。
煎牛排讲究的是个火候,他调了小火,等锅热了后把黄油放了进去,看着金黄色的固体在高温下渐渐融化。

突然锅子下的火焰一下子窜了起来,黄油几乎在一瞬间就化成了一滩。

不用想就知道这是谁干的。

“周防尊!你不要闹!”
宗像皱了皱眉,朝身后低吼了一句。

闻言,刚洗完澡的男人哼了一声,走上前从背后搂住了他的腰身,把头搁在了他的肩上。
“今晚吃什么?”
“牛排。”宗像一边说一边娴熟地把牛排放进了锅里。
“幸好阁下收住了火焰,否则今晚可能就没东西吃了。”
“呵。”周防笑了起来,吐出来的气息和着暖气喷在宗像的侧颈上,懒洋洋的语调像是被蒙上绒布的八音盒那般的低沉。
“有东西吃啊。”
“阁下是指西北风吗?”
男人没理他的话,把手臂收紧了些:“你不就能吃吗?”
“……阁下讲的冷笑话可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哼。”周防抬头吻了吻宗像的耳垂,“你懂就行。”

男人忽然眼尖的看见料理台上放着一罐红红的东西。
“那是什么?”
“哪个?”宗像顺着周防的目光看过去,勾起了嘴角。
这是罐草莓酱,今天在帮男人买草莓牛奶的时候看到的。想着他这么喜欢草莓牛奶说不定对草莓酱也情有独钟。

仔细想想,周防尊和草莓酱,真是个微妙的搭配。

“那是送给你的新年礼物,草莓酱。”
男人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伸手去拿玻璃罐,拧开了盖子。
“不行哦,新年礼物要等过了零点再拆……唔!阁下干什么!”
宗像本来还想像用幼儿园老师哄小朋友一样的语气嘲讽嘲讽周防,可没想到男人竟然一把抓住他的手将他的手指放在草莓酱蘸了蘸,然后放到了自己的嘴边。
温热的舌尖卷过他的指尖,舔去了微凉的膏状物,可他似乎没有就此罢休的打算,合上牙齿轻咬住了宗像的手指,细细的描摹着他手指的形状。
“这么喜欢舔东西?看来明天得给阁下去买个奶嘴了呢。”
宗像抽出了手指。
“啊,有草莓味的奶嘴吗?”
“……”

宗像觉得自己应该把周防尊送到幼稚园去。

————————

周防和宗像的家就在市中心。
吃完饭后两人站在阳台上等待着不远处的广场开始焰火晚会。

雪下的很大,鹅毛般飘飘悠悠地掉下来。
“宗像。”周防点燃了一支烟牵住了身旁的人的手。
“嗯?”
“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阁下怎么突然问这个。”宗像笑归笑,却是很认真地想了起来。
“三年吧。”
男人听到了也没说话,只是牵着宗像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新年的钟声敲响了,悠扬的钟声敲击在心上像是周防每一次唤着Munakata时的语调。
——忘不了。
烟火在同一时刻一起冲上了天空,在黑丝绒般的夜色里绽放开来,整个世界在刹那间恍如白昼。
周防突然转过脸来看向宗像。
“那现在是第四年了。”
他的声音融在了烟火的炸裂声里,可宗像却听得无比真切。
青年笑了起来,熠熠生辉的紫色眼眸像这夜幕背后的浩瀚宇宙。

“是啊。第五年也快了呢。”



———不,不是独自一人。
他们在一起,一直都在一起。
眼神交接,灵魂重叠。

时间在走,永远不会停下。但是这一刻,夜空和烟火,灯光和人群,周防和宗像,就是亘古不必的永恒。


评论 ( 8 )
热度 ( 64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