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凤凰木

*脑洞产物
*安安稳稳的老年设定

——

今年回家的时候,父母和我说起一年前镇上搬来了一个老人。买下了一座空屋一个人住。虽然已是六十多岁但仍旧非常的精神,学识也非常渊博,和镇上的人都处得不错。
只是总觉得,他有些孤独。

那晚我吃过晚饭出去散步,路过了那位老人的家,就在镇上的那棵大凤凰木边。
老人的房子不大,但是出人意料的精致,尤其是房前的院子,打理得紧紧有条。他似乎对红色的花情有独钟,院角种了一株木棉,篱笆上则爬满了凌霄,开得正盛。

这老人兴许是像红色的那样热情的人,我想。


后来正式地和那位老人见过一次面之后,我才发现他完全与之不同。

今年父亲生日的时候宴请了镇上关系较好的朋友,其中也包括这位老人,宗像礼司。
我此前一直有想象过他到底会是怎么样的长相,但从没想到他给人的感觉会如此的安稳宁静。
比起那满园的赤红,他更像是深邃的蓝。

宴会很无聊,我一直在偷偷注意着他。
他是个非常优雅的人,风度翩翩,在年轻时一定能迷倒不少的少女。只是确实如父亲所说的那样,他虽然看似和周围的人都十分地友善,但总觉得他的周身有种淡淡疏离。

宴会之后,我们也算是互相认识了,偶尔遇见都会打招呼。我发现这位老人经常在院子里摆弄他种下的花朵。每天下午日落时候都会坐在门口的凤凰木下喝茶。
我总觉得他是在等着什么人,可一直没有勇气去问。

八月十三日那天,我看见他在茶具边放了一瓶Turkey,显然不是自己喝。
我终于鼓起了勇气去问他是不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他没正面回答我,只是笑。原以为他不愿意说出缘由,可没想到过了很久他突然开了口。

“确实在等一个人,一个不会再回来的故人。”


他明明是知道不会回来的,可为什么还要等呢。
我想问,却最终没能问出口。


那之后没过几天我就离开家乡了,再回来已是三年以后。
听父亲说,他已经去世了,在某个黄昏,在那棵凤凰木下。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