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偷心

*怪盗尊x王子礼 就是官方那张阿拉伯服饰的版权绘 图戳这里

*糖

*ooc bug有 

 

——

 

宗像拿到处决书的时候,心里还是感到了一丝嘲讽。
他是这个地处在沙漠中央的小国家的三王子。但他从一出生就不怎么受皇室的待见,因为他的皮肤并不像其他兄弟一样是小麦色,而是像凝脂一样的白,在沙漠中几乎无法见到这种肤色的人。
老国王更是视他为不详之人,几年前就下令让他搬到离皇宫不远的高塔上去守护那里的宝物,美其名曰是因为信任他,实则是因为不想看见他。

而现在老国王终于找到了除掉他这个不详之人的办法了。
——两天前,神灯被人偷了。神灯是皇室最重要的宝物,也是每年祭天时的重要道具。
老国王气极,给宗像定了死罪。

处刑日在三天之后,这期间宗像都将被关在高塔上的房间里。

事情还得从两天前的夜晚说起。
那天宗像在房间里看书,已经是深夜了,许多守卫早已经昏昏欲睡。
他忽然听到楼下有金属碰撞的响声,有点不放心,便决定去看看。
宗像手里握着匕首,顺着旋转楼梯借着从墙上洞孔里透进来月光向下走去。果不其然,在放着神灯的桌子前看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还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你是谁。”
青年的声音掷地有声,打破了夏夜里虚掩着的宁静。
那人听了他的声音竟是微微一怔,松开了抓着神灯的手,颇为惊讶地回过头来。
“宗像?”
他不确定地唤着青年的名字,抬手揭掉脸上蒙着的黑色面纱。

这回换做是宗像愣住了。
那个人站在撒了一地的水银似的月华里,连金色的眼睛里也笼着一层浅浅的银,闪闪发亮。
跟他很多年前,对于另外一个人的记忆,重叠在了一起。


宗像从小就不受皇室的喜爱,就连自己的兄弟也对他避而远之。反倒是皇宫外的平民都对他十分的友好,所以宗像经常遛出皇宫到最近的村落里玩耍。
刚好那个村子里也有个比较特别的孩子,叫周防尊,长着一头少见的红发,性格阴郁很少和人讲话。
宗像第一眼就看上了这个家伙,不是指喜欢的那种看上,就只是对他很感兴趣。
当然周防一开始根本就不理宗像,但是这位不被重视的小王子有大把的时间以及高超的唠嗑技能,没多久村民们就发现周防居然开始和宗像讲话了,而且气氛还出人意料的和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周防和宗像也算是同道中人。
周防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是被村里的长老带大的。但因为没有父母的关系,很多孩子都看不起他,周防也懒得理他们。
宗像的母亲也因为生出了所谓的不详之人在他出生不久后就被处死了,皇室里也没人喜欢他。

都挺孤独的。


周防和宗像是在13岁的时候相遇的,然后在三年之后,也就是16岁情窦初开的那年的某个夏夜,周防突然提出要带宗像去个地方。
那晚周防牵着骆驼,宗像骑在骆驼上,离开村子走了很久。

周防带宗像爬上了一座沙丘,之前沙尘暴的时候留下的。
沙丘很高,能让宗像更加清楚地看到星空。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平时抬头也能看见,只不过现在清晰一些而已。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和周防并肩躺在毛毯上的时候他竟然前所未有的开心。

沙漠的夜风十分的凉,空气静谧无声。
红发的少年试探地伸手勾住了小王子藏在斗篷下的手指,语气笃定而又小心翼翼。
“我们在一起吧宗像。”

宗像倒也没多惊讶,当周防破天荒地主动约他出来还带他到这么浪漫的地方的时候,他已经多多少少猜出来这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了。
他笑了起来,明媚的绀紫色眼眸比星空还要亮上几分。
“好呀。”

16岁嘛,年龄还不大,也不会想很多。那天宗像晚上回到皇宫里心情特别的好,他根本没有考虑以后的事情,只是在那个晚上,他觉得他们可以一直在一起。

然而第二天早上他醒来才知道,他回来睡着后不久,沙尘暴来袭。周防他们的村子整个都湮灭了,连皇宫里也有部分建筑物也被毁坏了。
老国王下令重建了皇宫里被毁坏的建筑,但是并没有派人去查看村子的情况,他觉得村民一定都死了,没必要在多费力气去搜救。
他也是这么告诉宗像的。

小王子在房间里待了好几天才出来,他不肯相信但又无能为力。

时隔这么多年,已经不再是小王子的宗像也早已不再对此耿耿于怀。这是段很美好的过往,仅此而已。
但他没有料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那个带他看星星的少年。

“周…防?”
很多年没有念出那个名字,到嘴边竟有些生涩。
下一秒,男人就长腿一跨走向宗像,把他按在了墙壁上。霸道地封住他的嘴唇用力地吻了起来。周防的舌头滚烫而有力,撬开宗像的齿坝探进他的口中舔舐他的口腔,舌尖不时纠缠他的小舌,划过他的齿列。
宗像被吻得缺氧,无奈男人的手臂又像钢铁一样牢牢地圈着他的腰不肯放手。他只好张口狠狠地咬住了他的嘴唇。

“嘶…”
周防吃痛地缩了回去,仿佛也突然想起来自己也是有正经事的。他没等宗像说话,又凑了过去吻了吻他的脸颊,把自己唇边的血液全都抹在那人白皙的脸颊上了。
“后会有期啊宗像。”

他低笑起来,声音低沉磁性。抬起右手打了个响指。
宗像觉得这家伙大抵是要跑,伸手想要抓住他,没想到刚一伸手,原本还在自己眼前的活人一下子消失了,连着桌上的神灯一起,只剩下几片火红的玫瑰花瓣自半空悠悠地飘了下来。
好像谁也没来过。


周防,你可真是个混蛋啊。
宗像把处决书扔到一旁的桌子上,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
但其实宗像也不怪周防偷了神灯,他看到周防的时候神灯还在,要是他没有被以前的回忆带过去的话,自己兴许可以阻止周防。

分神间,一支玫瑰花被人从敞开的窗口扔了进来。宗像诧异地侧头看去,只见周防乘着飞毯从高空中降到他的窗前。
他仍然一身红衣,身后是一轮皎洁的明月。

男人朝他伸出手,隔着面纱宗像也能看清他嘴角的笑意。

“做个选择吧王子殿下,你是要被处刑呢还是和我私奔?”

 

End.

 

 

*想要评论qwq

*收录旧文的小料册子正在施工中ww应该八月份就可以开售啦~


评论 ( 7 )
热度 ( 90 )

© 苍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