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Out of control/蝴蝶效应(4)

*哨向设定,哨兵尊x向导礼
*bug有 错字有
*私设有
*灵感来自《维多利亚时期伦敦哨兵与向导的观察报告》
*感官休眠期:私设 未结合向导才会有的,一年一次,周期一周左右 在此期间向导的力量会被大幅削弱,一般都是百分之五十左右 俗称向导界的大姨妈(喂

-

周防发现自己的生活被打乱了。他开始翻来覆去地回忆那个向导触碰自己壁障时的感觉,无法自己地想象那个向导的容貌。他展开的感官不再平和随意,而是不自觉地带着横冲直撞的目的性,他想要找到那个人。
如此渴求,像沙漠里的旅人渴望着绿洲的泉水。

而与此同时的宗像,也发觉自己的生活已经被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哨兵完全打乱了。自从距离那人只有一步之遥后,宗像就开始愈发地惦念他。
要怎么形容那样的感觉。就像是冬天从暖洋洋的温泉里站起来时那种透凉的冷,让宗像曾经的习以为常越来越难以忍受。

他发现自己生平第一次,如此希望能与一个哨兵结合。
加之最近宗像的感官休眠期就快到了,此前的每一个休眠期宗像的感觉最多也就是力量被削弱了而已,然而现在他越来越小的感知范围和越来越低的体温只会让他更想知道那股力量的主人,更想和他在一起。

终于,深思熟虑了很久以后,宗像决定再到Homra去看一次。那是他感知到的,那种力量离自己最近的地方。
宗像走进去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他知道自己在休眠期的时候展开屏障很有可能招致危险,但是他的心仿佛被无形的丝线所牵动,那些常年蛰伏在深处的情愫从黑暗里爬了出来,叫嚣着在他脑海里翻腾。

——去啊。
——去推开门。
——去找他。

宗像一直能够克制住自己的冲动,向来如此。可是这一回,他发现自己做不到,是真的做不到。

他推开了门。
今天酒吧里人格外热闹,挤满了人,昏暗的灯光让宗像看不清每个人的脸。一进门他就感觉到有人看向了他,听见了那些喝醉的哨兵嘴里污言秽语。
宗像第一次带着这种偏向虎山行的固执,在人群里小心地展开了自己感官。那些露骨挑逗的视线顿时朝他这里的聚拢了过来。
此时此刻周防并不在这里,他在楼上睡觉。或者准确一点说,他在楼上做出睡觉的样子想着宗像。
他没有展开屏障,但仍有留意着楼下的情况。
所以他立刻感觉到的宗像的存在。

如果现在有任何人看到了周防的动作的话,一定会被惊呆的。平日里懒散的家伙这次简直像是从床上弹了起来一般跑了下楼。

周防在望向人群的第一时刻就看到了宗像,那人也看到了他,正朝他走来。
从宗像的位置并看不清周防的脸,只看得见他的眼。锐利的,鎏金的眼眸,比宗像先前无数多次想象过的那样更加好看。
周防可以看得清宗像,他终于有机会看清这个自己期待已久的伴侣。
他看到那人瘦削的身材修长而美丽,看到他被昏黄的灯光柔和了的侧脸,看到他凝视着自己的双眼,紫得像杯醇香的酒。

人群依旧拥挤,但并不妨碍宗像向着周防走去的脚步。就是那个人,他想。就是他,能够温柔地包围自己屏障,能够带着久违的温暖拥他入怀。
他们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彼此的身上,找到了曾以为求之不得的宝物。

当宗像终于踏上第一级台阶的时候,他看清了男人的脸。在宗像的审美观里,这绝对不算好看,却和他脑海中某些稍纵即逝的细节无比相似。那人也用鹰隼般的眼眸看着他,他们谁都没有在周围圈起屏障,但是所有的一切都仿佛被隔绝在外。两人的世界里只有彼此,连分子永不停歇的运动都好像凝滞了。
“阁……唔!”
宗像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对方扯进了楼梯转角的黑暗里。
男人不容置疑地攫取了他的唇,狠狠地厮磨。宗像没和别人接过吻,根本敌不过他风卷残云般的气势。更糟糕的是,宗像觉得体内似乎燃起了一团火焰。
不,也许这团火焰从男人第一次靠近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只不过现在从悠悠燃烧的爝火变成了燎原之焰。那种无法置喙的热力随着他渐渐沸腾起来的血液朝四肢百骸里烧去。

宗像知道这是什么。
结合热。

浑身发烫又被吻得缺氧,宗像觉得自己的腰不住地发软。
突然一只手扯开他的衬衫下摆探了进去,炙热的掌心扶住了他的腰。
周防放开了他的唇,靠近他的耳侧,呼出的热气烫得人浑身战栗。
“周防尊。”
“……啊?”

宗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他听到了对方沉哑的声线带着笑意,温柔如黑暗里烧灼的催情香料。


“别等会儿想叫的时候不知道我的名字。”


tbc.


*想要评论qwq

评论 ( 14 )
热度 ( 67 )

© dying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