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救赎 上

*校园贺红&总裁贺xMB红 混合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狗血!狗血!狗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bug!bug!bug!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在阅读本文前请先保证你看过预警。 
事情是这样的。昨晚我半梦半醒间突然想到莫关山一脸慵懒成熟地在落地窗边抽烟的样子。然后就在想,如果贺红的立场倒过来,在某种程度上贺天处于弱势,而莫关山是比较成熟的那一方会是怎么样的。 
然后就有了这篇文,算是个尝试? 
我脑补的时候很爽啦,但是ooc了… 
说了好几次ooc这次真ooc了 
 
我在用大小号哪个发里斟酌了很久…最终决定用大号发 然后的话后半段我已经写完啦…看反响吧…吐槽很多掉粉很多我会删了的(。 
毕竟是一天里疯狂写完的鸡血产物嘛 
 
我是真的好想看这样的毛毛啊prpr

不撕逼不谈人生谢谢

*突然鸡血 不过脑(。 
 

 
K城的夜晚总是靡丽而奢华,尤其是在这连空气都带着情欲气息的夜店里。 
 
莫关山从床上爬起来,嫌恶地扫了一眼身边那个刚刚在他身上驰骋了好久的家伙,走到落地窗边点燃了一支烟。 
残留在身体里的肮脏的液体因他的动作而顺着线条美好的腿黏黏地滑落下来,滴在柔软的地毯上。莫关山随手披了件衬衫,窗外纷繁闪耀的霓虹灯光照亮了他白皙身体上点点青紫的淤痕。 
然而身体的主人却一副丝毫不在意的样子,慵懒地抽着烟。他夹烟的姿势非常好看,淡薄的灰烟从明灭的烟头袅娜而上,盘桓在莫关山的眼前。 
他看见自己在玻璃窗上的倒影,比起五年还在上学的时候瘦削了不少,眉眼间的活力莽撞被世故和成熟所取代。他记得曾经有人说他浅橙色的眼眸亮得像宝石,那人也会在进入他的时候温柔地呼唤他的名字。 
而现在,莫关山修长的手指抚摸上玻璃中自己的面容,他的眼睛哪还称得上是什么宝石,最多也就是一摊死灰。也再没有什么人会用那样动人的语调喊他的名字了。 
 
莫关山有时候觉得那也许是个梦,可是无论哪个细节于他而言都是那么的清晰刺骨,在静憩的午夜从罅隙里探出手来揪痛他的心脏。 
 
五年前,他还在K城的重点高中里念高三,成绩不好不坏,努力点可以混个不错的一本,对生活充满希望,还有个恋人。 
恋人比他小两岁,是个还在念高一的小鬼,男的,叫贺天。 
 
莫关山本来也无心恋爱,而且自觉是个直男。也不知道贺天到底看上了他哪一点,可能是某次篮球比赛贺天虐爆对手赢得了周围一大群女生的尖叫还有男生崇拜的目光,然而自己只是冷哼一声说他像只开屏的孔雀就嗤之以鼻地走了。 
反正自那以后贺天每天都来校门口堵他。 
 
……莫关山不得不承认这种展开特别像那种什么玛丽苏总裁小说。 
 
后来他也听说那个叫贺天的家伙其实也是个很厉害的人,成绩特别好,玩得也很疯,家里很有钱。 
 
啧,说不定未来还真的会是个总裁。 
 
但是就如莫关山不理解那些玛丽苏小说一样,他也不理解贺天怎么就会追着自己不放。 
他不止一次对着贺天发出“你他妈有完没完啊”的怒吼,可是贺天每次都是仗着身高比他高那么几厘米把他压在墙角搂着他的腰说没完,直到他追到自己都不会完。 
 
那么莫关山也对他没辙了。 
 
自己先前过得一身清净就是凭着一张充满戾气的面孔,可现在贺天根本就不怕他,有时候还会反过来压制他。而且更糟糕的是,贺天似乎发现了他实际上没有表面上那么的…社会?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其实他内心还是十分单纯的,所以贺天也常常会利用这点来调戏莫关山。 
 
……操/你/妈。 
莫关山想想就气。 
 
总之他们的关系就这么不上不下,朋友也不至上恋人也不未满地吊着。莫关山的生活日常里不知不觉多加了一条,就是对贺天竖中指,对贺天炸毛,还有被贺天调戏… 
不过无论怎样,莫关山仍然不觉得自己会和贺天在一起。 
他的人生目标是娶个漂亮老婆生个大胖儿子开个饭店奔小康。 
 
谁/他/妈要和男的在一起啊。 
 
然而命运这种玄幻的东西从来都不是你自己说了算的。 
莫关山家里条件并不算太好,他父亲曾经是个赌徒,欠了一大笔债锒铛入狱。他母亲好不容易还清了债等到他父亲出狱,本以为能过上好日子,没想到他父亲仍然死性不改,偷了家里仅存的积蓄又拿去赌博。 
短短几天,欠了三百万的巨债,被人砍死在街头。 
 
得知消息的那天,莫关山在倾盆而下的大雨里独自一人走了很久。他觉得眼眶涩得生疼,可是没有任何东西从那里面流出来。 
他向来对生活一往而情深,不论它报以馥蜜或是伤痛。他曾在黑暗的夹缝里朝着渺茫的光点奋力挣扎生长,但事到如今莫关山只觉得自己所有色彩斑斓的热情都被这巨大的浪潮冲刷而去,徒留黑白。 
 
然而也就是在那一天,他在江边孑然一身万念俱灰的时候,听见远远地有人呼唤他的名字。被狂风骤雨减弱了音量却依旧坚定地传到他耳朵里。 
莫关山惊诧地回头,看见贺天从道路黑暗的那一头朝自己奔跑而来。神色是莫关山从未看见过的焦急。 
 
“你/他/妈过来干什么。” 
莫关山很慌张,怕被对方看破自己的脆弱,只能佯装不爽地推开贺天。却在指尖触碰到对方冰凉的身体时微微地犹豫了一瞬,被对方强势地抓住了手臂。 
“我不过来你是不是要做什么脑残的事情!?” 
贺天狠狠地摇晃着他的身体,几乎是在咆哮。莫关山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却发现那一向盛着自信促狭的瞳仁里此刻满是血丝。如果他没听错的话,贺天的声音还有一丝颤抖。 
“我干什么关你…!” 
莫关山的后半句“鸡/巴/事”还没出口,就被贺天拥进了怀中。 
 
“莫关山…”那人温热的气息撒在他的颈窝,一阵搔痒,莫关山竟然也没有推开他,“我好怕你会出什么事…” 
贺天将手臂收得紧了一些,“和我在一起吧莫关山,不要再一个人了。” 
 
也许是那天的情景使然,也有可能是莫关山实在是一人硬撑太久,被贺天的最后一句话打动。 
反正莫关山没有拒绝。 
 
之后他们确实过了一段逍遥日子,就像所有小情侣那样,牵牵小手拥拥抱接接吻,偶尔还做/做/爱。 
不过大多都是贺天主动的,莫关山做不到主动,而且他每次都会炸毛。 
但是贺天说了,他就喜欢莫关山这样,很有趣。 
 
靠。 
真的玛丽苏展开啊。 
 
莫关山得承认,贺天的外貌气质言行家庭背景全都符合了一个玛丽苏男主角的标准。 
除了他没钱,就像所有普通高中生一样,他没钱。 
确实,莫关山一开始不太相信,爸爸有钱儿子没钱这个逻辑关系说不通啊。后来他才知道,贺天他爸也是个严父,他告诉贺天说他除了日常生活费用之外不会多给贺天一分钱。如果将来贺天事业起步缺资金,他可以资助贺天一些,但往后也不允许他再往家里拿钱。 
 
一切都要靠自己打拼。 
贺天他爸如是说。 
 
听完莫关山也蛮意外的,不过他也觉得这种教育方式很不错。否则贺天也许永远不会体会到从泥泞走来的艰辛。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带出后半个——至少对于贺天来说——无比无奈的故事。 
 
 
tbc.



*想要评论x

评论 ( 10 )
热度 ( 108 )

© 苍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