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暧昧

那是周防刚学会抽烟时候的事了。
他还不能驾驭自己胸中的野兽,只能把多余的力量寄托在尼古丁的燃烧之间。
他依稀记得那是个下雪的夜晚,晚自习不知道为什么下得比平时晚。——他本是不上晚自习的,但是宗像上,犹豫了会儿周防还是打算留下来。
他每天都坐在最后排睡觉,下课了再绕路陪宗像一起回家。

那些日子太模糊,周防不怎么去回忆,即便偶尔想起也像是默片般安静得令人不快。而那时候的宗像在他记忆里也是模糊的、沉默的,他仿佛喋喋不休,可除了翕动的嘴唇外,周防又什么都听不到。

灰色的冬天。

可就这一个夜晚是这么深刻,虽然周防仍旧不记得宗像到底说了什么。

记忆里那晚他和宗像并排走在回去的路上,除了踏在雪上的脚步声,天地间一丝声响都没有。
周防点燃了一支烟,烟头的火星给记忆着上了亮色。灼烧的烟气随着深吸被卷入了肺里,初次抽烟时候呛感已经消失了,只觉得潜伏在身体里的焦躁被裹挟着带出体外。

周防过分享受着这个过程,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宗像望过来的眼神,也没有注意到那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比火星更明亮的眼睛。
仿佛是那些在山岳之间一潭潭被称作海的湖泊,映射着白日的光彩。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双纤长手已经伸了过来,夺走了周防手里的烟。
在他惊讶的目光下,宗像已经就着周防的嘴唇压下的微小的痕迹,深深地吸了一口。

他是没抽过烟的,可不知为何看上去是如此的娴熟,以及美丽。

不同于周防的那种急于释放的不耐,宗像的动嘴更有吞云吐雾的质感。

狭长的眼眸在一片灰蒙里斜睨过来,颇有戏谑之感。


周防第一次知道,原来抽烟也可以这么暧昧。



评论 ( 3 )
热度 ( 107 )

© 苍辄 | Powered by LOFTER